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国香港素有“东方之珠”美誉,而现在,一系列的数据和现象显示,香港地区已经陷入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国民收入止步不前的状况。

出现过这种状况的国家和地区不少,最为典型的当数日本,1990年代开始的经济低迷现象延续至今,而施行了两年多的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将其拯救,一些好事的经济学家又将“失去的10年”演绎成“失去的20年”,或“失去的30年”。

有此前鉴,如若没有强有力的转型举措,香港地区很可能也陷入这种经济学意义上的“失落的10年”。

 

颓势初现(小标题)

失落的十年教训深刻,经济学家一再用来警告可能陷入衰退的经济体。

据经济学家总结归纳,日本经济陷入长期的经济不景气的状况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

产业空洞化:1980年代以后,由于日元升值引发人力成本提高,许多工厂迁移到海外,导致产业空洞化现象。香港地区的情况一样。

金融严重依赖地产:日本在泡沫经济期间,由于融资过剩而后续实际抵押品(房产和土地)价值遽减。银行多以兼并重组避之,因此负担巨大,不良债权延续至今。而香港地区人多地少,金融业的发展与地产业密切相关并催生了多个巨型的地产巨头。

创业困难:日本政府曾于2004年修改法令,建立起一元注册,也可以创业及种种经营支持的体制,但是效果还是不佳。香港地区虽有各种鼓励创业的机制,但制约创业的劳动力价格和地产价格太贵,严重挫伤青少年创业积极性,20岁至24岁青年失业率亦长期维持在8%以上。

贫富差距加大:日本社会由原来以中产阶级为社会主流,转变为富裕与贫穷两个极端,而中产阶级逐渐减少。2011年,香港地区的恩格尔系数上升到了0.537,而10年前仅为0.525。香港的贫富差距目前处于回归后的最高值。香港的中产阶级虽然很庞大,但经济放缓与收入增长停止的挤压,令许多人成为表面光鲜、买不起楼的无产者,甚至是负资产”。

经济增长放缓:泡沫破裂后日本经济一蹶不振,但是失业率并没有显著下降,只是收入放缓甚至停滞。这与香港地区的情况很相似。香港经济增长率多年来在3%4%左右徘徊,不算最差。

公共债务庞大:日本债务相当之高,但香港地区奉行量入为出”的审慎理财的财政政策,公共债务不大。

出口消失: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和金融海啸带来的西方需求锐减,导致日本陷入内需和外需都不振的进退两难境地,也暴露了长期依赖出口为唯一生存发展之道的弊端。香港地区虽有国家对其出口产品往内地给予零关税的力挺,但是产业空心化却效果甚微。据中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统计显示, 16月,内地与香港贸易额为1603.5亿美元,同比下降22.4%,占内地对外贸易总额的7.9%。其中,内地对香港出口为1547.6亿美元,同比下降22.1%;自香港进口为55.9亿美元,同比下降29.5%

人口老化:日本逐渐迈向比其他国家都严重的人口老化。香港地区虽有新移民的补充,但整体存在人口老化趋势。

综上,香港地区面临的问题面临与日本何其相似。而航运业首先爆煲,2013328,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工人发起了一场战后最长的罢工行动,起因是自1997年回归以来工人的薪酬有减无增

这实在是令人惊讶。香港就是以港兴城、以港筑城的。维多利亚港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大海港。而在战后经济重建、繁荣的几十年里,凭借优良的港口与独特位置的航运地位,香港产生了两位世界级的船王。但冷酷的现实是,今非昔比,辉煌不再。码头工人们的薪酬有减无增源自香港航运业的萎缩。

据香港地区政府统计,香港港口的货柜吞吐量近十年来呈持续下降趋势,2011年为2438.4万标箱,2012年为2312.6万标箱,2013年为2240万标箱。

然而岂止是航运业,有位坐律师楼的白领向笔者大吐苦水,自1997年起,其薪水就没有涨过,而加班却成了家常便饭。2012UBS发布一份关于全球城市薪酬水平的报告,其中在各主要城市工作时长统计里,香港以年2296小时排名全球第五,日均工作9.2小时(北京、上海日均7.9小时)。许多香港白领还认为9.2小时远远地被低估了,更主要是加班没有加班费。

另据统计,1997年香港人的人均收入已经达到2.8万美元,相当于OECD经贸国家的水平,可惜自此,香港整体上除了金融业等少数行业继续受惠于某些因素继续繁荣外,其他行业停滞不前。只有10%的人口收入在过去的十五年依然上升,大多数的人口收入停滞不前。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于2014522日公布的《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美国位列第一,瑞士紧随其后,新加坡上升两个位次,位居第三,中国香港下滑一个位次,降至第四。

如此看来,香港经济的颓势初现。

 

港元持续贬值(小标题)

日本经济陷入长期的经济不景气的原因在于广场协议后的日元大幅升值。但香港的跌落,却是由于港元的持续贬值。

多年来,港币对人民币不断贬值,加上中国内地零关税的特殊关照,按理说香港地区对中国内地的出口应该大幅飙升才是,但香港产业已经空心化多年,因此并无多少象样的港产品北上。另一方面,货币贬值对商品的进口抑制、对输入型通胀的推动则非常明显。这主要体现在进口商品的价格更高了。

由于港币实施追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近10年来,人民币兑美元的大幅升值,也导致了人民币兑港元的大幅升值。

民以食为天。历年来,食品价格是影响消费物价指数的最重要的因素。从香港政府统计处公布的香港消费物价指数可见,2008年香港的食品消费物价指数由2007年的106.5急剧上升至117.3,增幅超过10%2009年本地食品消费物价指数上升2.4%。若比较20042010年的各项消费物价指数,其中食品的升幅更明显。2010年,综合消费物价指数较2004年上升12.8%,但同期的食品物价指数增加23.4%,是衣、食、住、行四个基本需求之冠。香港的市场输入了内地通胀,加上港币贬值,会对物价造成双重挤压。

中国内地正在快速推进工业化进程,这个阶段的主要特征是农产品价格飞速上涨,因此,近20年来,中国内地的农产品价格是以年均50%的速度上涨的。

香港市场的农产品对内地的依赖程度很高。目前香港市场95%的活猪、100%活牛、33%的活鸡、100%河鲜产品、90%的蔬菜、70%以上的面粉,都由内地供应。于是,这些内地农产品的通胀,都通过出口的物价(输入型通胀)传递到了香港。另一方面,人民币兑港元的连年升值,令香港的物价雪上加霜。统计显示,香港CPI的曲线与中国内地CPI的曲线波幅基本相同,但总是高于中国大陆CPI的曲线。

而人民币的大幅升值的另一个效应是,雄厚的内地资金汹涌南下,横扫香港市场,买不动产、买企业、收购银行、买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奶粉、饼干、婴儿尿片、打酱油,甚至在周末,深圳有人组团到香港看电影看戏喝茶、下游泳场、打高尔夫球等等,反正一切都显得便宜。这一类外来购买力的冲击,令香港的物价扶摇直上。

 

急需转型(小标题)

上世纪60年代,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在经济建设上突飞猛进,绝尘而去;但香港经济如果脱离了中国内地的佑护,能否特立独行?

香港地区与新加坡有相似的地方,例如人口、辖区面积,甚至生活用水分别靠中国内地和马来西亚供应。

新加坡的三大产业是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工业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拥有裕廊工业区,是亚洲最早成立的开发区之一。在重工业方面,主要包括了区内最大的炼油中心、化工、造船、电子和机械等。根据2014年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名报告 ,新加坡是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

在航运业方面,2012年新加坡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首次超越3000万个标准箱,达到3160万个标准集装箱。而香港港口的货柜吞吐量近年来呈持续下降趋势,2012年仅为2312.6万标箱。

香港地区的四大支柱产业是金融业、旅游业、贸易及物流,几乎没有制造业。这些支柱产业均是严重依赖外部经济区域输血打气的脆弱的行业。例如香港交易所的上市公司资源要靠内地输送,截至目前,内地企业在香港市场上市187家,筹资2109亿美元。此外,还有约500家小红筹公司。内地企业市值占港股总市值达56%,成交金额占香港交易所总交易额的71%;香港银行业的富余资金要放贷到中国内地,据香港金管局的统计,截至2014年上半年,已达3400亿美元之巨。香港的旅游业要靠争议不断的内地客支撑,有统计显示,自由行实施至2012年,给香港合计带来了8000万人次游客和超过6300亿港元的消费额。按经济学家的说法,自由行至少带动香港12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率,相当于为港人贡献了人均1/3的薪酬。至于香港的贸易,据统计,2012年广东省对港澳地区出口占总出口的34%,来自港澳地区的进口还不到4%。而物流方面,由于中国大陆的进一步开放与周边港口机场的崛起,正成式微之状。

今天,香港经济严重依赖于中国内地的输血。无论香港人对过去、对港英时代有着多么美好的回忆,都已经过去。

据相关学者的研究统计分析,物流业的GDP每增加1元可以拉动其它行业增加4元的GDP。新加坡就是以港口经济,即物流业的发展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这么相互推动发展起来的。

如今香港的港口业务在萎缩,那可是对四大支柱产业的伤筋动骨的严重打击。而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盐田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于2012年已经超过香港达100万标箱,目前稳坐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位置。

曾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除了Change、除了需要经济转型,已经没有退路可走。

Change是四年前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时的口号,可如今,香港的哪一个政党、或哪一位雄心勃勃的人士拿得出象样的香港经济应对策略呢?

 

 

信报信报 信报杂志2015年1月刊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