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2年11月05日13:53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王幸平  

近来,金改实验颇有方兴未艾之势。先是温州金改,后有6月国务院给足深圳前海金融政策。

  然而,从简单的市场法则及经济规律等方面来看,用先行先试的手段来打破市场整体的统一性,划分某片区域,进行金融改革创新试验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金融市场是整个社会经济活动的货币表现形态。毕竟“世界是平的”,资金是流动的,当某个地方的GDP增长率、资本回报率高于其他周边地区时,会形成一种资金聚集的投资洼地,大量套利博弈的资金流入,直至引起其套利的前提条件消失,这就是“利率平价理论”对金融市场的诠释。

  欧美也存在金融管制,但却无政府倡导金融改革试验区,因为管制与放开市场是政府行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金融机构要绕开管制,唯有创新。

  金融实验不可行

  纵观世界各国百多年来的金融创新发展史,实际上是管制与放松的博弈过程。金融管制对金融创新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上世纪70年代,世界经济大变局中金融创新层出不穷、创新浪潮波澜起伏。那些 “可转让存款单”、“负债管理”、“混合账户”、“出售应收账款”、“福费廷”、“货币互换”、“零息债券”,等等,几乎找不到任何一项源自所谓的“金融实验区”。

  从规范的市场经济体制来看,有效的市场竞争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竞争必须公平;二是竞争必须相对充分;三是竞争必须有序。显然,所谓的“金融实验区”与此相悖。

  换言之,金融市场是整个社会经济活动以货币形态来表现的浓缩。金融实验的本意在于用小范围的、局部的试验得来的数据来预测、推导、掌控大范围的全局的经济发展趋势、规律。

  如果基于市场充分竞争与参与的前提下的“金融实验”是可行的,经济预测及相关的金融风险就是可以控制和预防的,计划经济的实施就是可能的,百余年来席卷全球的数次经济危机与金融风暴绝不可能发生,市场经济与资本流动等自由竞争法则将一文不名。巴菲特曾经说,“能够预测市场走势的人,我一个也没见到过。”

  金融市场是社会经济以货币的表现形态,其参与者是整个社会的所有人。市场是很复杂的,人为地阻断与改变其周边环境只能使问题更复杂。

  1992年的股票抽签发行就是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当年的新股发行有意在深圳经济特区这个小范围进行试验,相关部门对当时深圳的人口数量、银行储蓄总额、可能动用的游资,以及相应的新股发行量都进行了精确的计算与分析,继而发布公告将此次新股认购的中签率定为10%。消息传开,全国各地资金汹涌汇入,数以十万计的准股民携带大捆的身份证前来深圳抽签。一时间,弊端丛生、秩序大乱。自此,新股发行由网上公开申购取而代之,新股抽签面向全国所有民众,真正实现“公开、公平、公正”的三公原则。

  中国有太多的金融改革创新实验区,都是手握批文、号称国家级的,这与各地政府对资金如饥似渴地追逐有关。

  可是30年来,这些金融改革实验区里又诞生了多少“创新”而值得仿效和推广并为人津津乐道呢?殊不知,某些从国外借鉴来的所谓的“机构创新”,在其他省市的任何一地都有可能萌生。厚此薄彼,对所谓金改实验区而言,这完全是一种政策套利,是一种计划经济条件下、国家金融垄断下的有计划有限度地放开,让部分地区捷足先登,把国外现成的模式拿来仿造,毫无创新的技术含量可言。

  搞金改实验是用计划经济的思维来管理市场经济。经济学家哈耶克指出,计划经济为什么行不通,因为它假定计划者是全知全能的,经济活动是完全可以预知预测的,因而一切经济活动都是可以计划的。

  创新误区

  目前,因香港地区贷款利率较内地贷款利率低,香港的人民币贷款无疑对内地企业有较强吸引力,而中国央行也在谋划香港地区的大规模人民币资金池能有更好的回流途径。因此,金融机构的跨境贷款是深圳前海金融改革试点的亮点之一。

  跨境贷款其实算不上什么金融创新,毕竟,跨境贷款在理论上成立,在技术操作上可行,在全国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无障碍实施。在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从香港的银行汇一笔款到天津、上海,或者深圳前海,速度一样,前海的所谓地理优势也就淡化了。然而,该项业务若放在深圳前海,谓之“金融创新”;若是其他区域,则算是“违法违规”吗?

  还应看到,中国对资本项下的开放一向持审慎的态度。

  例如2006年6月,国务院鼓励天津滨海新区进行金融改革和创新,国家外汇管理局随后亦高调宣布在天津滨海新区进行试点,“允许境内居民以自有外汇或人民币购汇直接投资境外证券市场,初期首选香港。”香港股市曾经为此亢奋了好长一段时间,但6年过去了,“港股直通车”遥遥无期。

  2012年3月,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其中之一项内容是,“研究开展个人境外个人直接投资试点,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直接投资渠道。”在外人看来,这借道温州的资本项目开放已是箭在弦上,然而至今依然引而不发。

  这次深圳同样重提涉及资本项目开放的“探索拓宽境外人民币资金回流渠道;探索跨境贷款”等敏感问题。结果如何,尚难断定。

  有人认为,前海与天津、温州不同,处于边境地区与香港地区隔海相望,有大桥跨海相连,这是最大的卖点之一,也是它惑众的原因之一。

  然而另一方面,不妨设想前海试验的定位模式:一、香港的一块飞地,金融政策上按香港法律法规运作;二、深圳特区的一部分;三、深圳与香港两地相连的混合体。

  从目前的情况看,实施第一种运作模式很难,因要引入大批香港的金融机构入驻。而第二种模式与第三种模式则是现状与期待目标的交错,尤其是第三种模式颇有诱惑,但假如中国金融监管部门限定资本项目的一切开放与运作都须经前海的银行进出,则会形成漏斗效应,吸引众多金融机构入驻,造成前海表面的繁荣,却加大了操作成本,走了弯路,反而是对追求改革创新目标的亵渎。

  另一方面,前期出境后的人民币在香港无法使用,香港银行吸收的人民币存款找不到受贷者,于是业界吁请开辟回流渠道的呼声渐高,但人民币的回流形式有两种,一种是以债务的形式回流,即境内企业向香港的银行借入人民币,形成对外负债;另一种形式则是债权的回流,指香港的人民币持有者通过出口贸易付款,或者在外汇市场上抛售人民币,最终由中银香港接盘,以对货币占有权力的让渡形式,让流到境外的人民币重新回到其货币发行地,这两种回流的方式是有本质区别的。但其共同点是一样的:距离不是问题。

  显然,前海金融试验区欲实施的是第一种回流方式,即跨境贷款。然而时过境迁,如今人民币汇率已掉头向下,香港的人民币存款亦在萎缩,故贷款利率必步步攀升,香港银行与内地企业未必能共享“双赢”局面。

  再且,2011年第四季度至今,各方面数据显示,中国一直在面临较大规模的短期资本外流,美国次贷危机及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导致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与规模频繁变化,令中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战略慎之又慎。

  寻觅政策套利

  据了解,目前有许多大型的国内外机构都与前海签订了投资意向,“意向”表明它们都在观望,在寻觅由政策驱动带来的商机。

  实际上,利用政策套利的动机与欲望一直是市场经济的参与者的本质使然。典型的事例如深圳南山高新技术开发区,开园之初招商,好多号称高科技的企业鱼贯而入,然而几年运作以来,真正与高新技术沾边的而且兴办实业的企业并不多,倒是不少公司低价拿地盖起了写字楼出租获利,等于变相搞起了房地产。

  虽然,在金融试验区里对金融理论与实践创新、进行浓缩般的升华与推广是不可能的。但是,对金融试验区的向往却可以理解,因为,一旦手握中央特殊政策的批文,则可吸引八方资金,财源滚滚来。

  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在市场经济里,经济法规的制定与实施、管制与放松的尺度,皆由政府为之,是故由政府操办金融试验区似有政策红利的私相授受之嫌。

  又及,厚此薄彼、特批牌照之“伪创新”,此乃中国金融改革实验之误区,诚如创新与违规之角色随意转换、或曰唯物与唯心仅一念之差,宛如真理与谬误之距仅一步之遥。

 

 

 

延伸阅读:

 

http://finance.qq.com/a/20121117/001757.htm

国际金融论坛(IFF)第九届全球年会于今日在北京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世界经济格局变迁与全球金融改革,腾讯财经全程直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10月17日在会上说,金融改革也有若干很重要的领域。

文字实录:

[主持人(韩升洙)]:大家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结束这一部分,感谢所有演讲人、评论人,谢谢你们的贡献。现在我们请中国人民银行的行长周小川先生,他已经到达会场,来给我们进行演讲。[15:30]

[周小川]:非常感谢。我觉得我们坐在下面听的,多数是中国人,所以我就用中文做我的演讲吧。[15:33]

[周小川]:首先,我感觉IFF会议邀请我来出席这个会。我本来答应今天上午或者今天中午来的,但是因为临时有别的会议,结果我是下午到了。很遗憾,我不知道这个会前面一个阶段大家都讨论了哪些内容,我只是说,我自己带了一个题目,我觉得可能还是跟IFF的议题有关系,但也可能和前面会有一定的脱节。[15:34]

[周小川]:中国金融改革中,既有自上而下的改革,同时也有自下而上的组成部分。我讨论一下这个组成部分。[15:36][周小川]:首先,因为有全球金融危机,全球经济要想实现强劲、平衡、可持续的增长,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而这些挑战,取决于你下一步改革的进程,有多大的决心,需要进行哪些改革。[15:36]

[周小川]:这个改革,我想多数人都可能比较注意观察那些由中央作出强劲决心的这种决策。比如说这些年看到中国金融机构,特别是大型商业银行的改革,看到汇率改革,看到应对金融危机的改革。这些改革,确实是由中央决策,自上而下部署的。[15:38]

[周小川]:但就中国整个改革的策略来讲,它既有自上而下的,也有自下而上的,所以,大概两年前,我讲了这样一个题目,也要关注很多自下而上的这些改革,从而对整个改革有一个更全局性的看法。其中也包括我们很多的金融改革也是这样。[15:38]

[周小川]:一般来说,多数人都认为金融的改革,只能自上而下进行,因为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市场,流动性很强的市场,如果找一个局部,不管是局部的地方或者局部的产品进行改革的话,那个改革外溢性很强。你想限定它在一个范围内进行试点,但实际上你管不住的,金融改革就会到处去影响。另外,如果你是进行一些试点的改革来讲,它是会产生竞争的不公平,就是有的地方享受这个政策,有的地方享受那个政策,这个改革就会不公平。但实际上,中国实际发生的确实两种都有,既有一部分自上而下的,也有自下而上的。[15:40]

[周小川]:自下而上的改革,积极性还是很高的,就是很多的地方政府、有些城市、有些机构,它都要求进行改革试点。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们感觉只有通过改革,才能巩固它们的经济发展,巩固它们的创新,巩固它们的社会稳定。这一点跟有些东欧国家不太一样,东欧国家听到一个词,就是“改革疲劳症”,改革疲劳了。中国,我想各个方面呈现出比较强的改革热情,所以不断有基层提出来,希望批准它们进行改革的试点,还经常加上“综合试点”,意思就是希望多要一点政策。[15:40]

[周小川]:另外,改革是一种允许试错的过程,可以是做了试点,最后做错了,做错了吸取经验教训,有些东西取消了,有些东西修正了,应该是这样一个过程。[15:41]

[周小川]:为什么在中国这种现象比较多,在其他的特别是小一点的国家很少见到这种现象呢?主要我个人分析,作出的改革,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世界上很难给它提供非常成熟的经验,适应于一个大的国家,而大的国家又不平衡,大城市和农村、东部和西部、中部西部非常不平衡。再有,有些改革影响很大,所以就很不容易下决心。[15:41]

[周小川]:回顾起来,中国其实也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早年改革的时候批准了四个经济特区。四个经济特区就是有这些问题,外溢问题、不平等竞争问题等,都是存在的。对于一个大国来讲,如果面对统一部署有困难情况下,它把这两者优缺点进行平衡,有时候还是选择允许一部分地方试点,去积累一些经验,通过经验再去说服大家,同时允许创新。[15:46]

[周小川]:再有一个,也是保护了基层,不管是地方的基层,还是企业的基层,它们有改革创新的动力。就是说,他们可以去考虑如何进行改革,想希望进行什么样的改革,确实也是有试错过程,确实有的改革是错了,错了以后就纠正了或者取消了。[15:47]

[周小川]:另外,我们也看到,改革学习过程。一开始即便是设计周密的改革,也可能设计方案有不少缺陷。在试点过程中间就得到了学习。以后就可能知道如何更好地去实践。[15:48]

[周小川]:对于很多其他国家来讲,还有一个争议,就是它们觉得改革这个东西,就要先立法,有了法了、有了规矩了,你就可以去实行新的规则。但是,也有一个矛盾,就是你还没有开始做,你怎么知道该如何去立法?[15:48]

[周小川]:假设你能够从国际上抄一个法,就是叫抄来的,觉得那个东西可以引入。但是中国确实又是特别大,又不平衡,所以,你也不知道抄来的东西是不是能够好用,所以有关立法和实践的关系,也存在这样的问题。[15:49]

[周小川]:下面我就说金融改革。金融改革,刚才说了一些自上而下的改革,我们说看待中国这些年自下而上的这些改革,也有若干很重要的领域。我在这里稍微点一下。[15:49]

[周小川]:第一,上海市为谋求金融市场国际化和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试点。大家都知道中国不可能搞多个金融中心,要搞,能搞一个就不错了。因此,上海率先允许金融市场的发展。我们说股票市场那儿有,期货市场有,金融衍生品市场在它那儿,黄金市场在它那儿,外汇市场在它那儿,银行之间市场的清算所在上海,甚至还有一个算不算金融市场两说的,就是钻石市场,也在上海,所以上海市场种类比较多。[15:50]

[周小川]:另外,上海在国际化方面的尺度、政策上的宽容度比较高。再有就是鼓励它创新。人民银行所谓人民币跨境使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这个试点也是首先选择了上海等四个城市开始做试点。目前,金融产品创新、交易、定价、清算,上海是个中心地位。[15:51]

[周小川]:第二个试点是珠江三角洲,也就是广州、深圳,特别是最近深圳前海,国务院批准了它在对外开放和粤港澳,就是广东、香港、澳门金融合作为重点的试验区。这个试验区,也是对外开放方面的政策走得快一些。同时,在很久以前开始,珠三角这个地区就允许人民币、港币运行更灵活,ATM机都是有两个抽屉,你可以取人民币,也可以取港币,这一类的合作。同时,现在加强前海地区金融方面给予更多的试点政策。[15:52]

[周小川]:第三个试点是天津滨海新区,这个是作为一个现代服务和金融改革创新的试点,这是一个北方城市的试点,大家也知道,天津若干年以前成立了渤海银行,后来又成立了一些金融控股公司,进行了一些融资活动和创新试点、综合经营的试点。[15:52]

[周小川]:第四个试点是重庆,重庆是想建成内陆的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大家知道是长江覆盖的范围。这个包括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市政基础建设项目收益站,以及农村金融的改革。它的一个特点是促进城乡统筹,叫统筹城乡一体化,也就是重庆一个城市带动城市,也带动着农村,是城市化进程比较快的一个改革。[15:54]

[周小川]:第五,海峡西岸和平潭地区为主的金融服务中心的试点。这个试点,主要是考虑大陆和台湾两地经济金融关系非常紧密、非常活跃,而且有很大发展空间。但是要全面做,也有一些困难。福建省,特别是平潭地区,是两岸距离最近的地区,所以给它们一些特殊政策,在货币兑换、两岸清算机制,在证券、产权交易、金融机构往来方面,给予更大的开放度。[15:55]

[周小川]:第六个试点是湖南申请,经过国务院批准的,叫长株潭城市群金融改革,也就是长沙、株洲、湘潭,离得很近的城市,将来会搞成一个支持这种城市群发展的金融服务的试点。[15:56]

[周小川]:第七个试点,新疆地区。主要是对中亚地区开放。主要是上合组织国家。中国在沿海对外开放方面取得不少成绩了,但是在西部,有那么多潜力,如何促进开放。这个开放为此还搞了两个新的特区,霍尔果斯特区和喀什的特区,当然还是刚刚开始。总之也想借助早期沿海经济四个特区的做法,使得新疆地区能够在那个方向上对外开放能取得进展。这里头给了人民币投资结算的第一个试点,中国第一个试点就是在新疆开始的。目前,它们可以在这方面比别人更率先,同时无阻碍地进行人民币货物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试点。另外,还给它们在其他的金融方面开了一些绿色通道,促进这种发展。[15:58]

[周小川]:第八个试点,浙江温州,以引导民营资本,改进中小企业服务为核心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个前一段时间报纸上报道得比较多,有正面报道,也有负面报道。主要的内容是使民间融资阳光化、规范化,提高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水平。同时,强化市场竞争,在外汇管理方面,也有适当的放松。[15:59]

[周小川]:温州改革的难处,就是它起步不是高位起步,正好是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开始起步的,也希望这些改革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困难,主要是由于温州对欧洲的出口,过去数量很大,所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一出来,温州的经济就一下子显得不景气,也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改革能不能帮助温州克服这些困难呢?还不是一项立竿见影,所以出现困难,还是接着要走一段下坡路,然后才触底,估计是这么一个过程。因此,我们说温州的改革,我也去看了,我特别强调了一个,就是要减少管制,再一个提出允许试错,你要做的东西,错了也没关系,错了我们总结经验,然后再找对的办法来推行。[16:00]

[周小川]:第九个试点是国务院新批准的,可能这几天才在报纸上登出来的,是福建泉州向国务院申请的进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新途径、新模式的改革试点。也就是说中国特别强调金融业也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是,要想服务好,就需要有一些创新,而这些创新,要在全国批准的话,又怕产生金融不稳定。福建泉州在这方面有一些设计,批准它进行这种试点。刚开始批准,所以还有待观察,事先先不要说是能够搞成怎么样,但是我们希望它搞好。主要是加大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提高对农村金融服务的力度。同时泉州也是和香港、澳门、台湾都比较近距离的一个城市。[16:02]

[周小川]:最后一个地区性试点是浙江丽水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为核心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主要是配合前两年出台的林业改革,就是说林业可以用林权作抵押进行融资。加强农村信用体系和林权抵押贷款为核心的农村金融改革,已经取得了不少好的成绩,特别是在林权抵押贷款、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和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等方面取得了进展。[16:03]

[周小川]: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语言来讲,叫包容性发展,用这个词,我们也可以纳入这个范围。除了这些以地区性为代表的改革试点,还有一些是从产品性的,比如刚才介绍的人民币改革的试点,比如说还有在贸易便利化方面,在外汇方面做了一些改革。另外一个就是支持农业方面,比如由农业银行进行“三农”事业部的改革等等。[16:04]

[周小川]:谈起改革,有的同志抱怨,说改革就是谁先向中央要来政策,它就开始起步了,其实早晚都是推广到全国。其实也不见得,也不见得都是这样。只不过大家容易记住的,都是那些成功的改革例子,也有不少改革是试错的,做错了的事,后来纠正了,大家慢慢就忘记了。[16:05]

[周小川]:比如我想举一个例子 ,就是农村信用社改革。这个是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开始先进行一个省的试点,后来2003年的时候扩大到8个省,再后来扩大到29个省,最后差了一个海南,前几年又把海南加上了,最后改革就全面推开了。但是第一个试点的时候,财务方案的设计就失败了,就是说,那个设计的改革财务方案,也解决一点问题,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不可持续,改革不能获得根本的成功。所以,还是要下更大的力气,所以就是等于改革试验以后不太成功,要修正方案,然后再起第二步试点。所以,实际上确实还是有试错、自我学习和取得经验、不断修正的过程。[16:06]

[周小川]:此外,目前还有一些地方在要求,比如海南希望在国际旅游方面有一些试点政策,云南方面希望它能够建立成向西南和大湄公河地区的桥头堡,贵州地区今年也有一些试点。从金融体系来讲,我们实际上从90年代开始,先做网上银行的试点,后来做IC卡推广的试点,最近这些年,就是在致力于推动手机支付以及其他第三方支付的这些改革。[16:09]

[周小川]:我个人考虑,新一届政府,总体我听到的声音,还是重视这种改革的总体设计,自上而下的改革,同时也认识到,也是充分强调中国是一个大国,有些决策的做法,可能还是继续利用邓小平同志所启动的鼓励创新、鼓励地方改革发挥积极性、允许试点,积累经验,把好的经验来逐渐推广这样一个过程。同时,我也正好借这个机会,介绍了一些金融试点的一些情况,这些东西平常零零碎碎的,大家不往一块儿放,可能也不太重视,我希望提醒大家,这也是中国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希望大家给予重视。同时,也多加评论,也有助于这种改革在各种评判的基础上,能够得益于顺利发展,给大家提供更多的经验。[16:10]

[周小川]:谢谢大家。[16:11]

    新浪财经讯 11月23日上午消息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今日在重庆表示,我国目前已有20多项区域金融改革,这些改革尊重了自下而上的市场选择。但要预防区域性金融改革的外溢性和不公平性,避免各地一哄而上和互相攀比,避免其成为地方政府向中央要政策的手段。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是在“2012重庆金融开放论坛”上发表演上述观点的。他称我国金融改革的实践,从改革路径上有两个纬度。
  第一个纬度是涉及到全局性的金融改革,其需要从顶层进行制度的设计,自上而下的进行统一部署和行动,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比如在过去的试验中我国所进行的大型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农村信用社的改革、利率市场化的改革,以及外汇管理体系的改革等等。
  第二个纬度,就是具有专项性,以试验区的形式推进区域性金融改革,注重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和能动性,采取先试点再总结后推广的模式,尊重了自下而上的市场选择。
  潘功胜介绍说,目前全国正在推进的区域金融改革有20多项。包括上海以国际化和完善市场体系为重点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珠三角和深圳的前海重点围绕金融的对外开放和金融合作; 浙江温州是注重民间资本的规范化的阳光化运作以及浙江丽水对农村金融的探索等。
  潘功胜认为,作为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区域性金融改革立足本地实际,突出金融改革的区域特征,对全国金融改革和区域发展具有重要的探索。
  但他同时警示,应该预防区域性金融改革可能产生的外溢性,不公平性等负面效应,避免一哄而上、相互攀比,避免将改革试点和金融中心建设作为向中央要政策的手段。
  “各地在推进金融改革过程中应当充分尊重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充分落实政策,结合 自身优势,实现错位竞争和差异化发展”潘功胜如是表示。
  在同一论坛上,论坛主办方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还表示,目前直接融资占比过高,银行业 一支独大会给实体经济其他系统带来影响。
  央行最新公布社会融资规模数据来看,10月份,银行信贷占整个社会融资规模占比已经 降至60%左右,但潘功胜分析称,因为银行间市场债券发行规模增速很快,其中大部分的购 买者同样为商业银行,“债券和贷款只是银行的不同产品而已,如果把银行购买的债券和发 放贷款加起来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仍然很高。”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