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引起的人民币升值问题是目前国际金融经济学界的热门话题之一。记得十年前的亚洲金融风暴吹袭下的东南亚各国伤痕累累,其货币汇率犹如多米诺骨牌般地纷纷倒下,我国出口贸易亦严重受挫。如此非常时期作为贸易大国的人民币汇率走势颇为关键,当时的我国总理朱镕基本着对世界经济负责任的态度将困难与风险硬扛着,对外界宣布:人民币不贬值……但仅仅过了十年的历史一瞬间,人民币汇率问题已经掉转了180度,步入了国内外各种因素推动下的缓慢的上升通道。

近十年来,中国经济每年以9.5%左右的速度发展,人均GDP水平也突破2000美元大关,诚如商品的价格是以价值为基础的,一国汇价的变动乃其经济发展的反馈。拿经济学家们用以解释国际货币汇率的两大基础理论来论证----购买力平价论、国际借贷论。眼下人民币的币值重估都与这两个理论的表述基本吻合,通俗地解释“购买力平价论”就是:如果某个国家的经济高速增长造成该国财富总量增长速度连续每年超过其他国家,但其国内物价上涨的速度又低于其他国家,那么该国每个货币单位所代表的财富内在价值就会显著提升,老百姓会觉得“钱”更值钱了。因此,该国货币与他国货币的兑换率则有重新评估的必要;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已达1.2万亿美元了,而外债也仅3000万美元,用国际借贷理论的解释则是当一国的对外债权大于对外债务,即对外流动借贷出现顺差时引发的经济现象是外汇供给大于外汇需求,则该国汇率必然上涨。

话又说回来,眼下的人民币汇率上涨是从理论到实际都已得到论证的趋势。然而,我国的人民币升值,怎么就成了世界上诸多富国们的世纪大餐呢?那还得从我国手中囤积的1.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说起。

货币之间的兑换率(汇率)总是相对而言的,如翘翘板的两端,此升彼降,即本币升值,外币则必然贬值;而我们的万亿美元外储构成中,美元货币又占了60%,因此人民币有升值压力,换言之,美元则必有贬值趋势。或者说,我们的人民币在渐进式的升值通道上渐行渐近,美元则必在贬值的下降通道中越滑越远。数据显示,自2002年来,美元对欧元已贬值15%,对人民币已贬值12% 。

举例说明,过去我们花8元人民币或1美元可以买到的一个汉堡包,人民币升值后花6元就可以买到了,于是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就是从1:8变为1:6,即过去1美元可买一个汉堡包,现在得用1.33美元才能买道。美元越来越不值钱了。到超市里买汉堡包如此,到国际市场上买波音飞机、子弹头列车亦如此。

可见,万亿美元的外储缩水,乃我国人的心头之患。

我们用货币这一个用来交换的“特殊商品”具有的五大功能之一的“价值尺度”来解释汇率变动的经济现象:则(各国)货币作为物质财富的计量手段,各种货币之间此消彼长的重新定价,可视为财富在不同国家之间的重新分配。具体来说,就目前升值方的货币而言,我们的人民币尚未(正式出国)成为硬通货,世界各国的外汇储备或国际贸易的结算都鲜有人民币的身影,故而从货币职能的价值尺度、贮藏手段来看人民币的升值均与他国(受益)无关;那么贬值方的货币则因为美元是世界贸易的头号结算货币(约占65%),又是世界各国外汇储备中的重仓货币,美元的贬值造成了美元的购买力在下降,表面上是美国人吃亏,而实际上持有美元外储的各国中央银行都跟着倒霉。例如:假定我们人民币对美元升值5%,那么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将缩水500亿美元,按7.8的汇率算,折合3900亿元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我们向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注资的规模。

探讨货币的贮备功能,引用物理学上的物质不灭定律也能推导出经济学上的财富不灭定律,这犹如赌场中有人赢,必有人输一样。汇市亦如此,拥有该种货币使用权且缩水的一方的财富必然是转移到沽空(或借出)该种货币的一方——欠债的一方去了。例如:你欠了别人100万元的外币债务,但是后来由于该国通货膨胀上升、汇率下降等因素的影响,现在该种货币贬值了,(名义价值不变,而实际价值)由100万变成了80万,也就是说当初你借别人的外币100万,现在(由于汇率变动)只需要花80万就还清了,那么省下来了20万,你是不是可以算白赚了呢?实际上我国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我国是债权人,美国是债务人,美元再不断贬值的话,美国的还债成本则会越来越轻,国际金融史料里由金边债券沦为垃圾债券的故事俯拾即是。如今美国经济逐渐疲软,根据美国经济学家预测美元至少要贬值20%,最多可能贬值40%,据此分折我国1万亿的外汇储备中,假定美元资产有6000多亿,我国仅就美元的贬值损失将近1200亿到2400亿美元,如果加上美元贬值引起的利率上升导致的债券币值下跌,又会有10%计600多亿美元的损失,合计我国的美元外汇储备面临的汇率和利率风险总的加起来将达到1800亿到3000亿美元,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国将蒙受惨重的损失。

另一方面,据美国政府公布的数字,目前美国欠外国各类债权人的债务已超过7万亿美元,平均算下来,每个美国人已身负2万多美元的外债,如此负债经营之策,缘自上世纪30年代,当时的凯恩斯教授给罗斯福总统献计:对内采取赤字政策刺激经济,财政亏空则通过对外举债加以填补.此举对于激发“有效需求”,解除当时经济危机的燃眉之急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人们看到,后来的多届美国政府倾向于以此作为调控经济的灵丹妙药.尤其是自从20世纪80年代里根总统倡导减税和扩军后,美财政赤字稳步攀升,并最终变成了最大的的债务国.据高盛集团公司的经济学家估计,2006年,美国外债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6%,如此高比例的外债不但要迫使美国每年面临巨额债务的清偿压力,还将增加美元贬值的压力。目前在外界看来,布什政府并不在意美元走低,反而是乐观其成。表面上看,美元的渐进式贬值能改善出口、抑制进口,从而达到降低其巨额贸易赤字,舒缓就业压力,刺激经济软着陆的目的。然而更深层的原因还在于美元贬值能造成其庞大的外债缩水,通过其债务绝对额的不变而相对数的减少,造成债权国的财富的流失。

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底公布的全球33.5万亿美元的外债中,富国的负债总额达31.2万亿美元,所占比例达93%。名列首位的负债国是美国(7.625万亿美元),其次是英国(6.145万亿美元),德国(3万多亿美元)居第三,其后依次为法国(2万多亿美元),意大利、日本、荷兰(均超过1万亿美元)。

说白了,我们持有的外汇储备就是货币发行国的债务,因为将来我们是要使用该货币购物而实现它的支付手段及价值转移的,基于此,人民币升值导致美元或其他货币贬值而引发的(表面上不变而实际上的)债权与债务的双向缩减,并导致的债权国财富的流失,对那些以逸待劳、对那些早已精心谋划应对之策并负有大量外债的富国来说,实在是一顿丰盛的世纪大餐。

2006年4月9日

(:此文为五年前所写,数据过时、观念陈旧,但话题仍新。)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