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生男生女,顺其自然。

虽然我在上篇博文中是以轻松的口吻谈论出生性别的,但危言耸听——问题的严重性又是不容置疑的。

“断子绝孙”——这可是杀伤力最大的一句国骂,而今却是很多国人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例如我们兄弟二人,均生女孩;又由于遵守“计划生育、只能要一个”这个基本国策,那可真是断了香火。

瞧瞧下边这位网友给我的留言,着急呀!

“此文的科学根据何在?哪个科学机构?科学家为谁?谁说的“环境雌激素”?博文也不应该如此信口开河,特别是对这种敏感话题。”

至于“环境雌激素”是否存在,参与研究的机构与科学家何许人也,我昨晚上网搜索,有如下结果:

谷歌:获得约 306,000 条结果。 (用时 0.34 秒) .

百度: 找到相关网页约1,450,000篇,(用时0.137秒).

再将“Environmental Estrogens”(“环境雌激素”的英文名)输入“google”,跳出来的全球相关报道也是数十万哦,打头的那几篇科技论文、学术报告,还是用英文发表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

唉,这话题一点也不轻松。“环境雌激素”确实存在,有诸多科学家们言之凿凿,我只是推波助澜拿身边的小事来联想一把而已。

看看我们一墙之隔的香港地区,女高官越来越多。据人民网2003年的报道:香港男女高官比例。1981年,全港有35名女性首长级公务员,男性则有679人,男女比是19:1。但是,到了2002年,情况已大大改变,女高官有311人,男高官有993人,男女比降为约3:1。2002年港府的19位主要官员中,有 3位是女性;而19位行政会议成员中,也有3 位为女性。

如今又过去八年了,香港地区的女高官当然更多了。

还有发生工业革命较早的欧洲国家:女总统,女首相,女总理层出不穷。而近两届美国总统都起用如赖斯、希拉里这样的女国务卿,说不定往后出个女性美国总统、也如奥巴马当选暴出冷门一样不足为奇呀!

再说啦,咱们国家这环境污染,城市甚于农村。由是之,乡下生男孩,城里出闺女。但城里的精英教育优于乡村的普及教育,依据先哲孔子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社会分工定理,那么将来咱们是否回归母系社会、由女人当家还说不定咧。

——你说,如此严重的后果,咱们这些大男人能沉得住气吗?

鉴于“环境雌激素”幽灵不散,建议国务院属下的“环保部”与“计生委”合署办公,因为彼此的工作有太多的交集了。

 

2013年1月25日转载:

塑化剂与环境雌激素
 
 

  【云无心/文】“塑化剂”走进中国公众的视野,开始于台湾的“起云剂中添加塑化剂”丑闻。作为在食品中使用工业原料的典型,这一丑闻影响深远。所以,当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立刻就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而随后中酒协关于“所有白酒中都含有塑化剂”的信息通报,更进一步导致群情激愤。

  公众总是希望食品“绝对安全”,所以任何“有毒成分”“污染残留”的存在,都会引来口诛笔伐。然而,“有害污染物”在我们的生活中是广泛存在的。塑化剂只是其中的一种,甚至是比较普通的一种。它的危害来源于“雌激素活性”。

  雌激素是人体分泌的一种激素,不仅跟生殖发育有关,对其他器官也有调节作用。无论男女,雌激素水平异常都会导致身体异常,比如脂肪代谢、蛋白质合成、胆固醇组成的变化等等。对性激素敏感的癌症也与雌激素水平的异常变化有关,比如乳腺癌和前列腺癌。

  人体会自己调节雌激素的分泌,让体内的雌激素水平处于合理水平。而环境中有一些物质也具有“雌激素”活性。1970年代,美国一家工厂向詹姆斯河泄漏了大量的开蓬。开蓬是杀虫剂灭蚁灵的有效成分,其化学结构跟雌激素相去甚远。但是后来发现有工人的精子数显著下降,而这是雌激素影响男性健康的表现。科学家们经过检测发现,开蓬确实具有微弱的雌激素活性。这些泄漏的开蓬使得詹姆斯河从1975年开始禁渔,直到1989年开蓬的含量才下降到可以接受的地步。又过了十几年,河中也仍然能检测到它的存在。

  开蓬并不是唯一具有雌激素活性的环境污染物。这一类物质被称为“环境雌激素”。虽然它们在分子结构上可能与雌激素相差较大,却仍然可以影响人体雌激素的水平。科学家们进行了许多研究,现在已经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雌激素是小分子,进入细胞核之后,和那里的“雌激素受体”结合,然后附着到DNA上,影响基因的表达。雌激素受体就像一把锁,雌激素是原配的钥匙,但却不是唯一的钥匙。还有很多物质能够与它结合,得到的产物也能影响基因的表达。有的物质虽然不能开锁,却可以影响雌激素的分泌,或者影响雌激素进入细胞核,或者影响雌激素受体的合成。从结果来看,它们都导致了体内雌激素的异常,最终影响人体正常的生理活动。这种影响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某一方面的症状。

  目前发现的环境雌激素很多。塑化剂是其中的一类,它也包含着很多种具体的物质。比如在台湾起云剂丑闻中使用的是DEHP,而这次酒鬼酒中超标的是DBP。比塑化剂更普遍的环境雌激素是某些杀虫剂、除草剂、灭菌剂,其中最为人们熟知的就是滴滴涕。还有一些工业污染物,比如多氯联苯、二恶英。一些药物比如避孕药自不必说含有雌激素,甚至有些洗涤用品的成分也有雌激素活性。塑化剂是从从塑料中溶出的环境雌激素,类似来源的还有已经广为人知的双酚A。甚至有一些重金属,比如铅、蚣、镉等,也具有雌激素活性。

  这些环境雌激素一般是现代工业带来的污染物,这也使得许多“原生态”追求者对现代工业充满了质疑。而实际上,许多天然的植物中也会有环境雌激素的存在,最为人们熟知的大概是豆类中的异黄酮。全谷以及蔬菜水果中的一些“植物化学成分”,也具有雌激素活性。这些成分人们已经吃了千万年,仅仅是以前不知道而已。

  环境雌激素是如此普遍。虽然塑化剂让许多人恐慌不已,而实际上它并不能算最严重的。如果要追求“再少的有害物质也不可接受”,那么只能把人类社会退回到工业革命之前——而即使如此,那些天然的环境雌激素也还是不可避免。

  不管是塑料、杀虫剂、避孕药还是其他工业产品,毕竟是为人类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好处。我们不可能因为“对健康可能带来风险”就拒绝它们,现实的做法就是:积极地去发现、检测和评估各种污染物对健康的影响,搞清楚他们的作用机理与剂量关系,尽可能准确地找出对人体健康不产生影响的剂量,然后制定安全标准。然后,评估人们能够接触到的量。如果安全标准大于接触剂量,那么这种污染物的存在就可以接受。反之,就要想办法去减少它的存在,并且寻求其他更好的产品来取代它。

  就塑化剂来说,基于目前的科学认识,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联合专家组认为:从合格塑料中溶到食品中的塑化剂是“可以接受”的。这次白酒中的塑化剂含量不算低,不能说它们“完全没有风险”,只是这风险比起酒本身的危害,完全可以忽略。实际上,塑料容器装的油脂和医疗用品中的塑化剂可能更值得关注。基于目前的评估,我们没有必要草木皆兵,每天生活在恐慌之中。但是污染毕竟是污染,在技术和经济可以承担的前提下,我们依然应该去追求污染更小的产品。

  本文获果壳网(Guokr.com)授权转载

【作者:云无心 】 (编辑:尤宝)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