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昨日,七国集团罕见地对华发表外交部长联合声明,冷战的步伐似乎越来越近。

 

一、怀念冷战

 

中美建交50多年了,但中美两国政府的尖锐对立,从来没有这么尖锐过,在中国大陆从政府高官到平民百姓,代表政府喉舌的外交部发言人,到互联网上那些自由发挥的贴子和段子。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反美火药味。

那是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揭开了中美两国近半个世纪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的黄金岁月。

中共为何对美帝国主义这个宿敌握手言和?当年的中美两国为何建交,并没有因为彼此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方面理念上达成共识,或曰求同存异,或因彼时苏联在中国边界上屯兵百万的一种寻求朋友相助的权宜之计。然而这种180度大转湾的中美两国交好的试探获取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毛泽东去世以后,邓小平走得更远,改革开放。引入西方资本加入世贸融入西方市场40年来的苦心经营,找到了国富民强GDP总量世界第二,大有与美帝国主义平分秋色、平起平坐之势。  

但是,近年来在这么一片充斥着的“厉害了、我的国”的欢呼声中,在“战狼‘电影主导下,鼓动下蛊惑下,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得意、那样忘形,那样对美帝国主意那么仇,那么恨,对过去中美激烈对抗的冷战岁月的怀念,又那么深,那么重、那么浓,近两年来的中国媒体上,抗美援朝时期的电影大行其道,“打败美帝野心狼”的革命样板戏唱腔,不绝于耳,所有一切与美国佬打仗的老电影老戏曲纷纷重播、充斥荧幕。

甚至,居然可以看到香港街头有人打出了英国的米字旗行走,难道香港人也怀念冷战。

 

二、曾经迂回的两个人的加拿大境遇

 

当年美苏冷战的爆发的标志性事件是什么?有各种说法,1946年间,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发表的“铁幕演说”,或者美驻莫斯科外交官乔治.F.凯南发回华盛顿的“长电报”,或者是美国国务卿马歇尔推出的将苏联排除在外的“欧洲复兴计划”,或者是苏联外交部长日丹诺夫在共产党情报局成立仪式上有关“两个阵营的全球性阶级斗争”的演讲。史学家们从来没有对冷战爆发的时间与地点达成一致,但就一件有影响的事件而言,加拿大或许就是冷战发源地。曾经有一些历史学家包括加拿大的国民,却对当年一名苏联间谍的叛逃事件引发的一连串反应久久不能释怀。

1945年9月5日的一个月黑风高夜,苏军总参谋部情报局(GRU,简称:格鲁乌)派驻加拿大渥太华使馆的译电员哥萨柯接到了回国的命令,他拒绝执行,立马携带109份秘密文件,连夜离开了苏联大使馆,踏上了叛逃西方的不归路。

他先是来到了附近的警察局,可是值班警官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他又决定找记者帮忙把事情闹大寻求公众支持,可是在《渥太华时报》编辑部,夜班编辑同样对他的叙述没有兴趣,转而告诉他,避难应该去加拿大司法部登记,他又一路狂奔去敲司法部的门,但是那里没有人值班。此刻他心都凉了,苏联大使馆的人正在满城寻找他,危险正一步步地向他袭来。

他能去哪儿呢?5月份,美苏军队联手攻克柏林,欧洲已经全部解放。两天前,法西斯的最后一个堡垒——日本的代表于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向包括美国、中国、苏联在内的多国签署投降书(9月3日被认为是二战结束日),美苏英中为首的同盟国付出了死伤4000多万人的惨重代价,团结协作打败了法西斯邪恶的轴心国联盟,整个世界展现了一幅战后重建家园的美好愿景,盟国间有谁想为这个叛逃的普通官员而伤了和气呢?

惊魂未定的一夜过去了,哥萨柯终于与司法部联系上。他的情报令加拿大及美英等国的情报机关大吃一惊。他提供的情报显示,大量的苏联间谍已经渗入到了加拿大、美国、英国政府中一些重要岗位,于是,美苏之间彼此不再那么客气与友善,开始了互相暗中较劲、彼此提防,加拿大史学家认定哥萨柯事件为长达50年的冷战埋下了爆发的引信。冷战结束后,感慨万端的加拿大政府在当年哥萨柯叛逃时藏匿了一夜的督唐纳德公园树起了一块小小的纪念铭牌。

75年过去了,美苏冷战剑拔弩张的硝烟已经随风消散。但还是加拿大,一场新的冷战大幕又以不同的方式悄然开启。

2018年的12月,在加拿大温哥华转机去南美的中国华为电信公司的高管孟晚舟被扣留了,加拿大警方扣留她的原因是因为收到了美国政府的引渡要求。孟晚舟被扣事件,在中国掀起了轩然大波,中国政府立马扣住了两名正在中国大陆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同时举国上下掀起一股反美反加拿大的浪潮,彼此间的较量开始了。

2020年初,还发生了中美两国政府互相驱逐记者的事件。中美贸易战以来,特别是“中兴事件”和“华为事件”发生之后,这一切都能够显示中美之间新的冷战是以贸易、科技为标志的一种对垒。上一次美苏冷战是以军事对抗为主的硬核冷战,这一次中美之间则是以贸易、科技、金融为特征的非传统的新冷战。

如果说,当年的哥萨柯在加拿大叛逃事件是在美苏双方阵营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的偶然发生,而孟晚舟在加拿大的被捕事件则是新的条件下,中美两国政府近年来在诸多方面角力、摩擦、较量的必然现象。

 

三、金融冷战预判

 

美苏在金融方面的对抗要早于以军事政治外交方面的全方位冷战,金融冷战的开端是从1944年斯大林拒绝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拒绝融入以美元为主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的。

在整个的冷战时期,从战后国际货币体系的创立后推动的五、六十年代的经济繁荣,从美元与黄金脱钩的动荡的1970年代,再到西方七国集团、广场协议等国际金融体系的重大历史机遇与挑战,苏联及其东欧集团都是一个旁观者而置身度外,与广大的西方世界隔绝了。

苏东集团的经互会体系为何会土崩瓦解?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苏东各国没有发挥其社会制度所应该产生的巨大生产力,没有能够生产出丰富多样的商品,而商品的生产与储存以及交易,这个市场就必须要有一种货币载体。但是经互会体系内部的转账卢布既不能当现金使用,也不可与美元等任何西方货币兑换,也就没有一个经互会国家将其当作为外汇储备起来。确切的说,在普通货币所具有的五大功能中,最重要的能够令财富的保值增值功能,在经互会推行的记账卢布中是缺失的,既然储备功能,这样就严重阻碍了经互会国家生产力的发展。

40年前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政府确实找到了一种可以储存财富的途径,可以令发挥生产力所创造的巨大的财富保值争执的工具,那就是美元储备。据统计,美国是中国最大出口国家,也一直是中国贸易顺差的最重要来源地,从1986年到2019年,中国就从对美国的出口赚取了54066亿美元;而从2001年到2019年的十九年間,中国的对外贸易顺差累计达到4.65万亿美元,均是以美元为主的外汇收入。而美元的背后,是美国的国家信用,如此说来,中国在40年间搭美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并不为过。

中国人的财富的增长可以从中国央行货币投放的量找寻到答案。从货币供给以及货币需求的指标显示,1994年中国的人民币M2总量为4.69万亿元,中国在2008年以后的近十年,M2广义货币也从40万亿上翻4倍至167万亿,2020年1月更多达202.31万亿元。25年间,中国的货币量增加了43倍多。于是,中国的民众有了大把钞票,中国的超额货币投放使人们有了更多的钱。

中国央行货币投放的方式是收购出口企业赚取的外汇,再相应的付出人民币,这个人民币的投放叫“外汇佔款”。外汇佔款最高的年份是2015年,这一年也是国家外汇储备最多的,达4.12万亿美元。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是赚取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2019年底国家外汇储备(包含了外汇投资与黄金储备)余额为3.11万亿美元。2019年12月末,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兑6.9762元人民币,以此汇率测算,外汇储备仅仅相当于21.70万亿元人民币,但是2019年底中国的居民储蓄人民币存款余额192.88万亿元。相差了171.18万亿元人民币。那么为何人民币汇率没有大幅下挫,其中的原因是暂时用不着这些外汇储备,其二是信心问题,中国民众对每年源源不断的国际收支顺差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有重要信心,第三,当然是对美国政府维护美元的购买力有信心。

在汇率上,中国央行多年来实施人民币盯住美元,这种咬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导致美元始终无法摆脱人民币的跟随,许多我国的出口产品,只要中国企业在技术使用上没有额外成本的,在世界上其都各国无法与中国竞争,这是中国稳赚美国贸易顺差的重要基础。

中美贸易战开始后,媒体上有一种论调是,假如没有了美元,脱离了世界市场,中国人的日子依旧可以过得很好,因为中国有一个自我循环的市场体系、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工业农业自给自足的发展体系。这里能够可以想象的是出口转内销,商品进入国内循环,当然可以过上小康的日子,但万一是供给过剩,商品卖出不出去,没有实现价值,而中国央行还能继续大规模投放货币吗?如果是的话,钱多于货,则会引发通货膨胀。必须靠中国的“一带一路”解决产能过剩。

相对应的是近年来外汇储备式微,外汇佔款下降。市场直接的反应就是是资金紧张,民众手中的钱少了。中央银行发行货币的数量在于紧盯的通货膨胀率,依据通胀数据对基准利率调节流通中的货币,但中国的财富增长以外汇佔款为主要形式的货币投放,因此中国央行对通胀率并不是那么敏感,换言之国内民众对通胀的感受相当麻木,甚至无可奈何,理论上讲本币升值可以抑制通胀。本币贬值可以增加出口,但是万一贬值了依旧出口不畅、货多价贱。在国内自我循环,造成通货紧缩,进口商品价格趋高,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呢?这将会使中国经济呈现一种日本化的局面,所谓的“日本化”说的是一个经济体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低通胀和低增速并存,前景不容乐观。

中国若与美国完全脱钩,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将是灾难性的。当年美苏冷战来临的时候,苏联政府唯恐存放在美国境内银行手中的美元会被冻结,转而在欧洲的银行存放,于是就产生了欧洲美元以及欧洲美元市场。那么中美的冷战爆发中国人的外汇储备是否又要离开美国政府债券以及美国的银行而转向第三国呢?客观的说,除了欧洲市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能够容纳中国外汇储备的体量。外汇储备的摆放要注重安全性流动性与盈利性。在流动性与盈利性方面,目前的欧元区和美国与20多年前的日本在很多方面都惊人的相似——低通胀环境、低利率环境(利率处于零水平,甚至负利率)、大量堆积的债务和不良贷款,以及人口老龄化。在安全性方面,据IMF预计,从2019年到2020年,欧元区公共债务总额将增加8000亿欧元,总债务的GDP占比将达到97.4%,远高于欧债危机时期。

简言之,中国的外汇储备将是无路可逃、无处安身。

 

 

四、改变世界的新冠疫情

 

如果说,两年前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科技战是中美冷战的前奏,那么,今年春在武汉爆发后波及全球并重创美国经济的新冠疫情,则是给这场新冷战火上浇油,一触即发。

2011年8月5日,标准普尔破天荒地调低美国长期国债 的信用评级,引起了国际金融市场的震动。当时奥巴马政府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应约来到中国访问。拜登信誓旦旦地告诉中国,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违约过,请中国政府尽管放,持有的美元资产不会有问题。

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啊,这次新冠疫情在美国被部分政客们喻为“中国制造”,这使得中美两国本来就不融洽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还是这个拜登,在获得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的提名后,为了迎合美国的部分选民,也表态要对华索赔。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4月18日报道称,特朗普和拜登阵营近日分别发布竞选广告,指责对方“对中国友好”,显示自己才是能够对中国更加强硬,更能在疫情问题上应对中国的领导人。目前及未来的美国大选,反华反中国体制将成为朝野

面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追查病毒来源真相的姿态,中国的官方媒体全面发力反击,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创下了连续3天猛批“人民公敌蓬佩奥”的记录,许多民众在网络上也发出了“打倒蓬佩奥,活捉伊万卡“的鼓噪,冷战一触即发。

        疫情过后,假如中美脱钩变成现实,则会是中国外汇储备萎缩,人民币汇率的大幅贬值和波动,中国企业出海的“一带一路”工程烂尾、粤港澳大湾区的美好蓝图昙花一现,甚至30年前令港人无比骄傲的港币在大陆又重新受到追捧。这一切的一切再现都不足为奇。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4月3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专栏文章,为我们预判未来画龙点睛,世界在变,中美两国的关系也在变,冷战来到了吗?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