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如今中国是个人才辈出的时代, 随着教育产业化并呈跳跃式的速度发展,那些经济学硕士、博士大批量涌现, 越来越多的高学历人才或洋洋洒洒著书立说, 或有针贬时弊的长篇大论见报。或年富力强以职称取胜,在公开场合自觉或不自觉地与“经济学家”沾上了边。翻开报纸, 常见”XX论坛”开讲的广告, 所开列的一长串主讲人的后缀, 均冠之为“著名经济学家”, 门票当然价格不菲。

记得起的10年前, 笔者供职于某事业单位,刚评上“经济师”职称, 单位里行政处的同志也习惯性或是随大流地在我名片上加印了“economist”。某日在一个公众场合将名片递给一老外时, 面对名片上的economist, 他瞪大了眼睛, 流露出一种肃然起敬的神情. 及至数日后与他再次见面时闲聊, 他疑惑地问我, 你们中国怎么有那么多经济学家呀? 他指的是许多人的名片上都标有economist, 令其几天里左右逢源, 仿佛步入群贤毕至、学贯中西的经济学家圣殿咧!

此刻的我这才恍然大悟, “economist”在英文中乃“经济学家”之意, 而在中国却成了”经济师”职称的意译, 无怪呼老外们大眼瞪小眼了。

经济学是一门研究如何将有限的资源进行优化配置的科学。在某些西方学者看来, 一国实施中央集权下按计划来调配“人、财、物”是既不“经济”又不“科学”的。因此, 历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都将中国大陆的学者拒之门外, 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在我们这个以计划经济为主体, 辅之以有限度的市场调节的国度是生产不了什么经济学家的。据某国际权威机构的最新考证, 在市场自由方面, 香港名列全球第一, 而中国大陆则排在了全球第一百零一位。

甭管外界如何评论, 咱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比较自信, 用马克思的话来鼓励是:走自己的路, 让别人去说吧!研究<<资本论>>, 探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供给与需求平衡问题照样能产生经济学家,故此每年在经济领域里标新立异著书立说或者在实际工作中小有成就而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津贴的专家学者是数目可观的。

近年来, 中国的经济学家的身份呈现出官(员)学(者)合二为一的趋势(以反腐败的眼光看问题,这比官商融合要好的多)。这经济体制上的政企不分、政教不分的烙印还是打在了经济学家头上, 请注意许多学者、教授的名片上都或多或少地印上了官衔, 有的还标明了行政级别, 在当今中国的官本位体制下, 教授相当于副厅长级呢! 要是院士呢?那便是省部级待遇了。另一方面, 许多官员的名片上又标上了专家或学者的头衔。其实, 从咱们的政企不分引发的官商不分、官学(者)不分, 都是符合列宁的那句经典名言的-------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官学不分有弊端吗?

在大街上, 你要随便拦住一个行人要他数出国内任意十个经济学家, 是很难做到的, 但你要问吴敬琏是谁, 那一定得用如雷贯耳来形容, 事缘于去年春节他作客中央电视台一鸣惊人, 而面对”高位”运行的股市他来了段盛世危言的抨击, 果然股指连连下挫, 测市之准确连任何股评高手都望尘莫及。吴敬琏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八委员之一, 还兼任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研究员, 既是官员又是学者的他,如此纵论股市, 我总感觉他违反了游戏规则, 辟如美国中央银行要在下个月加息, 他格林斯潘能否现在就抖出来让你把股票先抛了吗?吴敬琏先生后来获得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敢讲真话”的赞誉, 那格林斯潘岂不成了讲假话的小人。

又例如, 我国在面临压制通缩、扩大内需、增加消费、推动经济增长,这些大课题前,有多项应对措施: 或提高农产品收购价, 增加民收入; 增加固定资产投资, 扩大就业; 或减税减费降低企业生产成本; 或下调汇率增加出口。然而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众口一词举手通过施行“给公务员加薪来刺激消费”的下策。由是之, 三年来, 公务员薪水三次增加, 涨了一倍。深圳市今年招考一批公务员, 一 个岗位竟有1000人报名竞争。百里挑一再十里挑一, 令人瞠目。

本来, 政府官员大权在握, 自己决定给自己加薪也是情有可原的。让人不解的是研究经济的专门学家却做出了如此不经济的选择, 这就使人对其“经济专家”的标榜产生了怀疑。然而, 中国的专家学者都属国家干部系列, “公务员加薪”就等于给自己发钱, 岂有拒绝之理, 可见专家们常挂在嘴边, 写在书本上的经济理论, 经济学所追求的提高效率及效用最大化的目标都成了无稽之说。中国知识分子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风亮节都已成为过去, 人非圣贤,难酬蹈海亦英雄啊!

经济学算得上一门科学, 是因为它首先给自己设定了一些前提假设, 并创立了一系列概念, 然后进行推理并得出一系列结论。其中重要的是各种假设的多少及合理的程度。过去国内的经济研究文章, 一般是走定性分析的老路, 又或者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兼而有之。然而在近几年也许与海归派们挟所谓国际惯例“以洋制土”有关, 定量分析的治学手段被夸大起来, 一些高深的数学模型, 许多抽象的前提条件辅之以各种符号、公式充斥在经济文章里。听说有些东西连编辑也看不懂, 但又怕别人说自己是南郭先生, 于是就违心发表了那些天书般的经济论文。 然而物极必反, 近年来国际上吹的是定性研究之风, 去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就以研究道德水平对经济行为的影响而著名。道德是一种思想范畴, 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左右它, 不是某一个数学模型所能描绘清楚的。

要说高奥与深邃、抽象、形而上, 哲学更甚于经济学。毛泽东当年为了政治斗争的需要而普及群众学哲学、用哲学。他那句朴实的话语至今想来还很亲切: “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 变成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

由是之,经济学家们的长篇大论能兼顾广大读者的通俗易懂需求就好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可谓不深奥, 可他用与恋人在月光下谈情说爱来比喻时间长短的错觉就让人容易理解与接受。当年美国的拉弗尔教授向福特总统的白宫助理解释税率的高低对企业生产的相关连的影响程度,并随手在餐巾上画了条拋物线,简洁明了,令人信服——这就是后来经济学课本里著名的拉弗尔曲线。

可话又说回来,你问我,中国有如此多的经济学家,他们又创立了何种著名的经济理论或经济模式呢?我的大脑真是一片空白,不学无术的economist,见笑了。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