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滨海之城

七月流火,热乎寻常,全国大部份城市都在高温的笼罩下,而当我乘机在青岛流亭机场降落后,却发现难觅太阳踪影,天空是灰雾蒙蒙的,一阵小雨洒过,甚至感到丝丝凉意。

阅读这座城市是从机场开始的。机场广播的语言是中、韩文并重,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的广告牌亦是中、韩文并列。笔者分不清韩国人与青岛人的面相差异,而这听觉、视觉却又在提醒我这是座有很多(据说有10万)韩国人侨居的城市,莫非机场大巴上在我两旁坐着闭目养神的先生、小姐就是外籍人士——韩国人吗?

青岛市位于山东半岛南部,东南面濒临黄海,西面则是胶州湾,形成三面大海环绕的独特地形,城区的街道、楼房均依海岸线而延伸拓展,多个大型的海水沙滩浴场就建在街区旁,尤其是靠近火车站的栈桥一带。滨海街区的左边是那些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建的低矮厚重的欧罗巴式楼房,右边则是人声鼎沸的海滨浴场,街边上有政府立的牌子宣称,这长长的木制栈桥街区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而我一直弄不明白的是,过去城市的生活污水是如何排放的。依据水往低处流的规则,它一定是排向大海、污染海滩的呀!现代人有环保意识,搞污水处理,那幺百多年前的人也想到要环保吗?可这街道闹市旁的海滨浴场却是存在了百年而未变成臭海滩啊!我仔细观察,沙滩的沙子有点黑,但海水的质量还过得去。此刻,是周末下午,众多的男女老少正在海水中扑腾呢。

离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还有好几年时间呢,但街头巷尾的标语就宣称29届奥运会的帆船赛场非青岛莫属了,真有点大言不惭呀!

在我下榻的酒店附近的东海路一带畔山面海的山坡上,有许多上世纪初建的五花八门的别墅,它们是多种款式的建筑风格;或中或西,又或中西合璧式的漂亮外观,成了此地一大景观。据了解,这些别墅的主人或是当时的富商巨贾、晚清贵族;或是权顷一方的官僚、军阀;或是漂洋过海远道而来的殖民者、传教士;但是时过境迁,这些历史的匆匆过客早已被人遗忘。倒是那些名人别墅受到政府的保护而让人驻足观瞻。例如老舍别墅、沈从文别墅、最令我惊奇的是康有为先生晚年栖居的康公别墅,这位嗜好粤式早茶的广东老乡怎幺会选择在此聊度余生(并落葬于此)呢?这里的食物、气候、语言均与其家乡的珠江三角洲一带有很大的差别呀。

或许我在登机离开青岛时才为康老先生当年的选择找到部分答案。登机牌的背面印满了青岛市荣获国家或世界(组织)所颁的十多个奖项:“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人居环境奖”……

二、崂山登顶

崂山位于青岛市区东面的黄海之滨,景区总面积446平方公里,比深圳市区还大,以独特的山海奇观闻名于世,是著名的青岛啤酒酿泉地,而我花半天时间的徒步登山,也仅是初试浅尝。

盛夏时节,阳光给海上飘来的薄雾稀释了,但闷热的空气让登山者很快就汗水淋漓,对于由于常年坐写字楼,运动量极少的我,此刻的一身热汗,真是爽心悦肺呀。崂山多怪石,山脊石边点缀地长着一些诸如松树、黄杨、玉兰、紫薇、黄桃等耐旱树种,其景观还真如一些古书所描绘的那种“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静的景致。

崂山自古就是全国著名的道教圣地,大小庙宇数十座散布于崇山峻岭中。我登山曾顺路进入上清宫、明霞洞两处参观。上清宫较小,5间瓦房合成一个小院子,中间殿上供奉着琉金黄帝塑像,香火缭绕。此地为一处地势平坦的幽谷,周边奇石屹立,清泉飞鸣,又苍松葱绿,秀竹滴翠,真是恬静清幽,景色绮丽之地。伫立庙宇庭前,极目远眺,山峦起伏,微风轻拂,好不痛快。遥想古人隐居此地,远离世俗,与世无争,食之新鲜蔬果,沐则甘泉清风,岂不是神仙过的日子,这可是现代人孜孜以求的梦境呀!                     

在明霞洞(庙宇)旁的登山索道边,一块雕刻“崂山观海”的巨石吸引很多游客轮流倚石拍照,这确是登高望远的极佳之地。身后群峰竞秀,万千葱茏,前方山脚下却是浊浪翻滚,惊涛拍岸;微风吹来,阵阵沁心。触景生情,竟与一千多年前的曹孟德老先生灵犀相通,是故高声诵其《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三、海军博物馆

青岛是我国海军三大舰队之首的北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而建于该市的全国独一无二的海军博物馆更是获诸多兵器爱好者的青睐。

花30元门票,步入这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因摆满了各个时期的飞机大炮、 高射机枪、水陆两用坦克、鱼雷艇、水雷等洋洋大观的各式武器装备而略显拥挤的露天展场,似乎会感受到时间能在这里逆转,历史在这里凝结:这些曾经叱诧风云,直刺蓝天的战机;这些威武雄壮、劈涛斩浪的战舰,如今都已锈迹斑斑,心衰气竭,静静地躺卧在这胶州湾畔,看日出日落,随岁月流逝,任风雨侵蚀。

这里陈列有海军首任司令员肖劲光大将的座驾和专机;有50年代名噪一时的能在海面降落航行的海空两用飞机;有80年代作为海军航空兵主力机型的“强五”、“歼八”战斗机型;水面展区还有我国自行制造的第一艘大型舰艇——“鞍山号”导弹驱逐舰;有在南沙海战中功勋卓著的“南充号”火炮型护卫舰……军队中每年退出现役的大型兵器成百上千,能避免肢解回炉,在这里占一席之地的均非等闲之辈。

作为展品,无论是陆地上的兵器,还是泊在岸边的舰艇,都向游人开放。当我小心翼翼地爬入一艘飘浮于海边的常规潜艇那逼仄昏暗、布满仪表管线的舱道里,脑海则不时浮现出近期传媒披露的两起中俄海军的潜艇事故。

试想,5年前,俄军“库尔斯克”号核潜艇尾部鱼雷意外发生爆炸, 118名官兵在失去动力且与外界失去联络的漆黑一团的深海中,无奈地敲打舱壁、等待死神降临的情形是多幺可怕呀。

而2003年5月2日发生在青岛外海的一艘海军361号潜艇在演习中失事则更是令人扼腕叹息。据了解,常规潜艇为了在实战中隐蔽接近目标,为了降低噪声,是用蓄电池动力航行的,而当蓄电池用电耗完了则要启动柴油机充电。于是那天361潜艇便呈半浮状况将进气管伸出海面启动了柴油机,但由于一个小小的故障,这进气管的盖子没能开启,于是发动了的柴油机便逐渐耗掉艇内的氧气。70多条活生生的人命因缺氧窒息而死。据称,当渔民发现这艘失去动力的潜艇在水中飘浮而报告军方、当救援人员打开舰门进入艇中时看到艇内的官兵在各自的岗位上安详地闭着双眼而亡。着实让人感叹、唏嘘不已。

这起中国海军史上最大的潜艇伤亡事故的后果是引发了海军司令、政委,北海舰队及基地司令员、潜艇支队长等一系列主管的撤职处分。

当我向传媒投递此拙文时,8月18日,中俄两国海军在青岛附近海面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刚刚开始,两国间许多更先进的飞机、舰艇又将展现在世人面前,曾经软沙细浪、游人如织的海滩转瞬即刀光剑影、硝烟弥漫,早期读过的俄罗斯革命家列宁的那句名言——“战争是和平的继续、和平是战争的继续”实在是令人难忘。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