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邂逅巴林源于一次心仪已久的非洲之旅。

当我怀揣办妥非洲目的地国家签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前往香港的旅行社报名参团时,跑了几家均发现,自香港往西去非洲的几个航班都必在中东转机并住宿,如乘阿联酋航空公司的飞机,必在迪拜停留;乘海湾航空的飞机,必在巴林停留。而至关紧要的是,我均未办妥这些中东国家的签证。

次日下午,香港星辰旅行社中环分社的哈小姐给我打来电话,提出折衷方案,即旅行团抵达巴林后,我不出机场不入境,由旅行社安排我入机场宾馆住一夜。次日中午在机场与旅行团汇合继续前往非洲的行程。我同意了。

说实在的,我对巴林王国的认识支离破碎,毕竟它太小了,在世界地图上也很难找到,国土面积仅有706.5平方公里,约相当于深圳市(2020平方公里)三分之一的面积。

10月2日,乘海湾航空公司的飞机抵达巴林国际机场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多。是次24人旅行团除了我一个正宗的中国大陆公民外,其余全是香港同胞,据了解,持香港特区护照可在世界上130多个国家免签证进入,而我却还没听说哪个国家对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旅客免签呢,这也是“一国两制”的区别呀,此刻香港同胞们有说有笑地排队过关入境,而我则孤单地伫立一边等待导游小姐带我去机场宾馆入住。

一会儿,导游小姐走过来,要求我跟在旅行团队尾试试运气,看看能否闯关。

也许是这深夜突然涌来的旅客令这小机场喧闹起来,弄得这几个入境关闸的值守人员有点忙碌,在护照上盖放行印的声音噼啪作响,此起彼伏。

轮到我了,入境处柜台里正襟危坐的是一位留络腮胡的阿拉伯人,看着他那身黄警服我心里微微发怵,但见他接过我的护照动作麻利地翻到空白页,“啪”的一声盖印就递还给我了,此刻我们的眼神碰到一块:我有点惊诧,他似乎是有点烦。

如此轻松入境,令我喜不自禁,余下一路好心情。

稍后,要过新结交的香港团友吕先生的香港护照与大陆护照比较一番:两本护照尺寸大小相当,封面均印有金黄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又英文,还有那令外国人感到头痛的方块字——中文(港人的护照仅多了一行繁体字“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似的护照、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珠,莫不是令那位劳累了一天的入境检察官看走眼了?

出了机场,虽已深夜,但依然是热风拂面;在通往市区的快速干道上,往来车辆风驰电掣般地穿梭,排列密集的路灯亮如白昼,高大建筑物上的霓虹灯争奇斗艳,尽显中东产油国在能源上的潇洒与气派。

次日上午为旅行团的自助游览活动时间,我与三位香港团友走马观花似地开始了巴林首都麦纳麦(Manama)的轻松之旅。

虽然才是当地早晨6点多钟,但明亮的阳光已令人眼睛不适,天空湛蓝、万里无云,酷热的沙漠气候在炙烤着我们的耐力。

行前曾在媒体了解些少该国的资料:巴林王国人口约67万,85%为阿拉伯人,属中东石油富国,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三来源于石油。国民受教育程度已达到欧洲国家水平。

除对石油公司征税外,巴林是个无税国家,并多年被评为经济最自由的阿拉伯国家。

据2005年公布的The US —based Heritage Foundation (美国遗产基金会)报告显示,巴林的“经济自由度”在世界排名中居第20位,领先于一些发达国家如比利时、意大利、挪威、西班牙、法国、日本和南非(中国的香港连续11年居排名首位)。

巴林还是中东的金融中心,货币的携出入无任何限制。有约190家本国或外国银行在此设立了分行或办事处。

步出酒店,漫步在清晨的麦纳麦街头,但见开足了空调的民宅门窗紧闭,一些赶路上班的私家小汽车飞驰而过,这位于赤道近乎直射的阳光令我们才走10多分钟即汗流浃背了。在一座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前,为躲避阳光,我们钻了进去,这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来自世界各地的瓜果琳琅满目,有许多常见的,产于台湾、东南亚、印度等地的水果。我拿起一盒印有中、英文的“甜甘茨”(番薯)端详,竞发现它产自泰国。走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来自中国大陆的农产品,失望之余倒遇到许多热情的商贩与我们打招呼,直至在出市场的门口,一位市场官员还邀我们坐下喝茶聊天,巴林人的热情好客给我们良好印象。

在我们下榻的Sunka 酒店,不远处的交叉路口,耸立着一座高大的珍珠纪念碑,据说政府竖碑的本意是纪念上世纪30年代以前巴林是以开采珍珠立国并辅以中东贸易转口港的那段历史。

今日的巴林,被誉为“中东的香港”,石油、金融、航空成为三大支柱,巴林人均年收入1万美元左右,市面上充满了欧、美、日进口的奢侈品。现任国家元首埃米尔哈马德·本·伊萨·阿勒哈利法在英美受过良好的大学教育,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主持的政府奉行一种对外开放的自由经济政策。又由于其在海湾交通的重要战略地位,拥有良好的深水港的茱菲尔海军基地和穆哈拉克空军基地,美国在此常年驻扎有1500人的军力,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司令部亦设于此。

在市中心,满目皆是来往穿梭的各国名车,或是露天咖啡店悠闲聊天的各色人种,还有那些步履匆匆的上班一族—披阿拉伯纱巾、穿职业制服、身材修长、高鼻白脸的穆斯林女子,还有形形色色的专卖店、珠宝店、超市,都令人恍若置身欧美国际大都市的意境。

车流中亦不时看到阿拉伯妇女驾车人的身影,但笔者注意到:若男人驾车,则女乘客必坐于后排;若女子驾车,却没见过车上有男乘客。这是否也反映了某种传统文化呢?

尽管我们在街头、商店还不时遇到一些穿长袍、披纱巾,捂得严严实实,有的甚至是黑布面罩下只露出一双眼珠的阿拉伯妇女。然而,早晨在酒店西餐厅享用自助餐时却发现邻座的一个当地男子与两位轻松地吐着烟圈的摩登女郎大声说笑,那两位女子不像是巴林本地人,其容貌可用时髦的语句形容为:袒胸露背,肥臀丰乳。

惊诧之余联想到昨晚在房间接到几个神秘电话,话筒传来叽哩呱啦的轻柔女声,我们完全听不懂,用英语还是无法沟通。据当地接团的一位年长导游讲,一些来自南亚国家贫困山区的女子在此步入风尘,但不懂英文却处处受掣,谈及这些与西方泊来品一起派生的世象,这位长者难免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巴林是中东地区的航空中心,我们搭乘的飞机属海湾航空公司,这是一家以巴林为基地的国际航空公司,其拥有40多驾客机,航线遍布亚、非、欧、北美的33个国家50多个城市。为适应乘客多元化,其航空小姐的构成也是多国籍的。例如我们乘坐的航班在香港至泰国的航程上,就有脸庞微胖,始终挂着职业微笑的泰国小姐。而曼谷至巴林的航程段,换班上来的航空小姐又因乘客的变化而出现黑人、南亚人、欧洲人面孔的空中小姐。当然,她们在机上的工作语言全是英语。在这段连续飞行7个小时的航班上,她们那美丽俊俏、身材修长的身影忙碌不停,送饮料、小食、两次正餐、一次甜点心,不间断地递毛毯、送饮料、收拾餐具、打扫卫生,悉心体贴入微的服务和超长时间地劳作,令人顿生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飞机降落在巴林机场后我掏出相机要求与为我们服务的两位披纱巾的航空小姐合影,她俩大方且面带微笑地依在我身边,我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还真陶醉在那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美人相伴、今生何求”的古典美之诗意之中。

航空小姐那“蒙娜丽莎”的经典式微笑在我心头久久荡漾,挥之不去。然而,5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则惊世骇俗的故事,现实版的电影《罗马假日》绯闻却令世界侧目、舆论哗然。1999年1月,巴林王室年仅18岁的年轻貌美的公主马里亚姆在麦纳麦街头珠宝店购物,与在此闲逛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杰森·约翰逊相遇,受过良好教育的公主一口流利的英语迅速拉近了他们彼此间的距离。其后他们互生爱慕之意,并在店员的帮助下传递书信近1年。

直到1999年11月杰森在巴林驻扎期满奉调回国,其用一本假护照加一顶棒球帽把公主打扮一番骗过海关偷带回美国,这出戏剧性跨国私奔惊动两国高层并成为全美传媒的头版头条。一方面是公主显赫地位与穆斯林严禁与异教徒通婚的清规戒律,一方面是杰森严重违反军纪面临军事法庭受审的尴尬处境,然而世俗跤绊在伟大的爱情面前是那么苍白柔弱、不堪一击,两国政府妥协地成全了他们,两人最终步入红地毯成婚,并成了电视、电影《公主与水兵》的原型人物。唉!那些在文学作品描绘的爱情经典故事:王子示爱灰姑娘,公主迷上穷小子的各种版本不停地在现实中展现、上演,以致于世界各地不同种族的文学家们常用不同的文字复诵着那句老掉牙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千古名句。

昔日杰森与马里亚姆出逃的巴林国际机场依旧是是那般地奢华与喧嚣,我们乘坐海湾航空公司的“空中巴士”班机又在那直插海面的跑道腾空而起继续远行,巴林岛及诸多岛屿在舷窗下的海湾上逐渐变小,化成了一颗颗珍珠,而那条25公里长的连接巴林和沙特王国的法赫德国王跨海大桥则像串起珍珠的一条项链。短暂的巴林之行令我涌起诸多感慨,无论是邂逅美丽的巴林岛,还是惊叹大兵杰森与马里亚姆公主演绎的浪漫传奇,都使我想起某位风流倜傥的小说大家借其作品主人公之口道出的内心独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期盼着那幸福的艳遇。”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