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阳春三月,樱花盛开时节,笔者参加旅行团首次踏足东瀛。

一、大唐遗风
 

飞机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降落后,走过那长长的栈桥,会分别看到用英文、韩文、中文书写的大幅横额“东京欢迎你”,阅之令人欣慰的同时又颇能使人揣度:访日的游客中大概是以操英语的西人,以及其近邻的韩人,还有咱们华人居多吧!于是便飘飘然、沾沾自喜之感油然而生。然而在后来的日本游览行程中见多了街头市面的日文,我对成田机场里那美好的揣测,又发生了动摇。在日语里有太多的汉字,也许那机场的条幅便是中日文之共用的字体吧,况且用本国官方语言(文字)欢迎外埠到访人员是每个国家的通俗做法呀,此大幅欢迎横额并非咱中国游客独享吧!例如其后我们在日本的许多游乐景点大门都能看到熟悉的“欢迎”二字。据了解这是中日之共用字体——汉字,而后又在日本中央银行旁的一座仿唐建筑的朱漆大门旁看到苍劲有力的仿宋体中文繁体字“货币博物馆”——倍感亲切。至于街头许多建筑工地外墙上挂的大型条幅“安全第一”,从文字到理念,都与咱们的相同咧!

古人云:礼失求诸野。大意是:华夏文明的礼仪,是从皇室宫廷中发展,渐渐传达到民间,形成了由中原各大城镇,散布到偏远的地方的。盖因其时中原人才鼎盛,不断进步,淘旧维新,而野外地方,则知识有限,落后保守。有些礼节,在宫廷、在大都市里已改善、已变迁,可是在民间、在野外,在“衣冠简朴古风存”的边疆,由于山高路远、信息闭塞,一切依然保存着,克己守礼、复礼的事例多着呐!就说日本的政体内阁吧,我们唐太宗首创的“三部六省” 内阁制传入日本也有千余年了,然而至今其在称谓上仍旧是不变的,例如其内阁成员各部门不叫“部”而谓之“省”,如外务省、文部省、防卫省,该类“省”的负责人称“相”,如防卫相、外务相,类似于我国古代小说中的“相公”。

更为有趣的是二千多年前咱们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实施的“郡县制”政制,至今在日本还是保存完好。例如其全国行政区划为2郡(直辖城市)、43个县(每个县管辖8-10个市),县长直接对中央负责。如此说来,咱们国内的“七品芝麻官”县太爷在日本可是个相当于省长的高官。据导游讲,去年其接待了我国西南某省的30人公务访日考察团,该团成员以县处级干部为主,他们在大巴车上听导游说日本也有“县长”之官职时,顿时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车抵富士山区某温泉酒店,大堂门口如常站着两鬓斑白的酒店老经理口中念念有词地鞠躬欢迎远方来客。令人惊诧的是这群穿着皱巴巴西服的国人均亮出了“县长”头衔的名片递上。这位日本老人可是受宠若惊,标准式的日本鞠躬幅度更大了,十多分钟后已是大汗淋漓。次日,当地小报头版刊发一条新闻,标题是:“中共高干代表团入住XX温泉酒店”。

日本人对传统文化、观念的承袭与敬重仍在下面的事例可见一斑。还是在机场入境处的柜台前,一位中年日本警官翻来复去地看了两遍笔者递上的入境资料后,瞟了我一眼,喃喃自语地说了几句听不懂的日语,便重重地在我的护照上盖下印戳还给我。我一看上面有那几个汉字“准许登陆”,先是迷惑不解,继而又恍然大悟,且看如下推理:日本乃海洋中的岛国不是?当年的海外使者访日需乘船到来不是?日本的官员若同意其入境,即——“准许登陆”不是?如今海外来客入境由海港扩大至空港,这“准许登陆”的词已衍生为入境许可的“PASS”不是?

令人感慨的是,这日本在某些方面承袭咱唐宋文明千年下来,既没有类似咱“新文化运动”那般轰轰烈烈地“礼崩乐坏”;也没有那触及灵魂深处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波澜壮阔的“破旧立新”,照样迈入了世界先进国家行列。在西方文化大行其道之际还弥留了大唐文化精华,实在是另类。导游先生更是引经据典,细说日式礼节与咱们古训“温良恭俭让”的异曲同工,其还以亲身经历的故事:七年前在街头电话亭内遗失内装20万日元现金及多种证件的钱包被一老妇拾获又辗转数人、数十人,最后分文不少地送还给他的经历,让人领略久违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盛唐古风。

二、流动性泛滥之源
 

东京的市内轨道交通非常发达,地铁、轻铁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置身其中,颇能让人眼花缭乱,犹如走入迷宫。而每当上下班高峰段,那些搭乘此类公共交通的上班一族在车站出口处形成了浩浩荡荡、蔚为大观的一景,他们几乎一律地统一着装:男士深色西装,女士亦深色的短裙职业套装,远望那大街上黑鸭鸭一片呈有序流动的人潮,宛如军队开拔般雄壮。日本人将这些写字楼文员统称为“企业战士”——一个颇为斗志昂扬的称呼。

东京的交通从地下铁到地面的轻轨再到空中的高架桥组成的汽车快速干线——经导游指点又经众人眼见为实,东京所有的高架桥均是由粗大钢樑构建,谓之坚固防震,加上两边造价不菲的铝合金隔音板,整个东京俨然一座钢铁之城。故有记者撰文戏言:若东京遭遇强烈地震,世界经济的前进步伐将停滞十年——因日本作为资金输出国将收回大量的海外贷款用于国内经济重建,并由此而抽紧世界银根。

笔者揣度,日本虽资源贫乏,但在建筑用料上却异常大方,出手阔绰,此乃物资储备也。试想,一旦战事发生,海运遭禁,那么拆一些高架桥钢梁,卸一些精美的铝合金隔音板送入高炉,不一样可以造飞机造坦克吗?

此外,由于近十多年来日本高额的外汇储备及日本央行长期以来实行的低(零)利率政策,导致其资金大幅外流,以至国际货币市场资金充裕,经济学家们称之为“流动性泛滥”。

出于职业习惯又或是对日本同行的好奇,我向导游请假离队,独自一人手握地图,在人流如织的东京街头穿梭,终于按图索骥地在银座大街西北角一片摩天大楼的细縫中找到了日本的中央银行——日本银行,那是一座低矮的、略显沧桑的城堡式建筑,我屏住呼吸,从左向右三个角度用相机拍下这座有上百年历史的欧式建筑,此刻心静如水,又似朝圣般地虔诚,毕竟是近十年来国际金融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都能在这里寻到其根源。例如十年前的那场亚洲金融风暴:泰币摧枯拉朽般贬值,韩元也一泻千里,东南亚诸多银行如多米诺骨牌连番倒下,香港金融市场更是千古奇观,港币隔夜折息利率飙升至298%、、、、、、然而这风暴眼就源于日本,源自眼前这神秘而颓旧的古楼,当时这屋里的主人开会,商议将日元基准利率提升0.25%,轻轻地撬动了一下世界金融市场那脆弱而敏感的神经(银根)。

三、樱花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是一种在春天盛开的、与我国桃花相似的缀满枝头的无绿叶相称的小花,然而她展示自己的婀娜多姿、争芳吐艳期仅有短短的10天时间,花开花落,转瞬即逝,凋谢后坠落铺满一地,微风吹过,花瓣翻滚,令人伤感。据导游介绍,日本大和民族十分崇尚樱花的那种花开花落一瞬间,绽放时争芳吐艳,轰轰烈烈,凋谢时骤然消失、随风而去的特性。(反观牡丹、菊花等,凋敝时仍依恋枝头,花瓣枯萎,不舍离去,令人惨不忍睹)并引伸为做人要象樱花般奋斗中轰轰烈烈绽放异彩、失败后悄然隐去,不恋凡尘——或许“武士道精神”便与其吻合,如我们在电影里所见:战败的日本军人剖腹自刎、“二战”中困兽犹斗的日本零式战斗机堆满炸药向美军航母俯冲自杀。

日本是个以岛屿为主之南北跨越3000多公里的狭长岛国,气温相差甚大,当冲绳岛的小朋友在阳光明媚的清晨中做操,北海道的小学生仍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去上学。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置信:全国小学生的春季制服样式中男生为西式短裤,小翻领上衣;女生为短裙、长袜。彼时气温0度左右,眼见她们穿着单薄校服奔跑着去上学,小脸冻得通红,真不知这是其耐寒体质使然还是刻意进行的意志磨练,毕竟我们旅行团众人皆是臃肿的羊衣衫,羽绒服在身呐!

日本短暂的旅行即将结束。临登机前,导游带我们来到一家超市,告知各位所剩的手中日元硬币零钱要在此花完,若带回到香港则难以找兑。半小时候后集合上车时,但见每位团友均买了大红薯,玉米,西红柿等农产品。几天的行程下来,我们对日本丰富的农产品已是印象颇佳,品种优良的瓜果色泽鲜艳,皮薄肉嫩又大又甜,加之环境保护很好,东京郊外行程目光所及之处均是山清水秀、白云蓝天,而今携这农产品“手信”返乡,既令人信服,又令吾农业大国之辈汗颜。

王幸平 2007年12月29日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