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家有一台用了16年的西门子滚筒洗衣机,最近在摔干衣服的过程中噪音过大,于是拨通了西门子的售后服务电话。

上星期三,维修人员进门看到洗衣机后,咯吱一声笑了出来,说这款洗衣机早就停产多年了,而且零配件还不容易找到。他用手拨拉一下洗衣机的内转盘,果断的说:轴承坏了,要修则必须运回工厂,价格在¥1000以上。

我掏出¥50上门费把他打发走了,心想,这洗衣机虽然老旧,但他是纯机械式的,没有任何线路板与集成块,我想自己修。

我当年在部队干了四年的汽车修理工、还是技术标兵呐!我应该测试一下这手艺还在不在。

当年我把汽车从头拆到尾,这洗衣机再复杂,也比不上汽车吧!

今天不看书了,杂志编辑的约稿也放一放,管他什么凯恩斯还是弗里德曼,滚一边去。

这个老款的洗衣机果然有料,轴承是意大利制造的,电机是意大利原装的。

开工没多久,第一道难题出现了,这个卡环怎么也拆不下来。

我只好到八卦岭的汽车配件市场,买了一把卡环钳子。选购钳子的时候,老板给我推荐国外制造的,说中国的质次价廉,不好用。

有了工具,问题迎刃而解。

第二个难题又出现了,这个洗衣机的内桶和外桶的转动轴怎么也卸不下来。

下午我想一定是锤子的分量不够,于是我拿出一个哑铃对着它猛打,终于敲开了。

我感到内心一阵欣喜,拿出我的经济学专著与机器同框拍照,以示谓之不谬。

我去买了两个日本制造新轴承回来。

买轴承的时候,问了几家店,老板都给我推荐进口的轴承,我问,中国制造的轴承不行吗?他说,中国的轴承质量很差,只能用在三轮车和板车上面。

把轴承和水封装上,再将所有的圆管接上和电线插好,就大功告成了。

看着洗衣机欢快地转动着,我想,这两天来的劳累,也算是劳心与劳力的和谐统一吧!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