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香港是一个自由开放的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依据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分类,香港的存款按币种分为三大类:港币、美元及其他外币,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的资料,2018年初,全香港的存款货币为4.57万亿港元,其中港元2.06万亿,外币折合港币1.76万亿港元(人民币为5464亿港元)。这三大类的货币:港币、外币(不含人民币)、人民币比例分别为48%、40%、12%。
 
在中国央行实施的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下,香港市场的人民币存款数量经历了一个从少到多,又由高峰跌落低谷的波动历程。通过观察发现,实际上香港人民币存款额的变量,是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变动息息相关的。见图:
 
换言之,2010年至今,香港人民币存款总量的上升,主要是得益于人民币(兑港币或者)兑美元汇率的上升。反之,人民币汇率的下降,则必定推动香港人民币存款的萎缩。从图中可见,在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 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达到6.1的顶峰,香港的人民币存款曾经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的历史高位,然后随着人民币的贬值,香港人民币的存款又一路下滑,例如2016年全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了6.3%点,香港的人民币存款则从年初的8520亿元人民币下降到年末的5467亿元人民币。
 
此外,人民币(兑港币或)兑美元汇率的变动,还反映在跨境人民币结算的收付金额上。当人民币汇率上升的时候,香港的进口商喜欢收人民币货款,因而呈现出内地人民币流出境外的状况,流入的却很少;反之,当人民币汇率呈下降趋势时,香港的进口商的则倾向于付出更多的人民币给内地买家,因而人民币的流量又出现一种单边向国内流动的状况。这种单向流动、大起大落的货币流量,被专家形容为“跛脚的人民币”。
 
香港人民币存款数量与人民币汇率挂钩的这种现象,实质上反映了人民币在香港的真实境遇,它仅仅作为一种(货币)储存保值的工具,并没有发挥货币的支付结算等等中介功能。货币流通的主要功能缺失,这一直是多年来央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短板。
 
真正的货币据有具有五大职能,即“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储藏手段、支付手段和国际货币”,但是人民币在香港却仅仅变成了一种发挥储藏作用的类似于贵金属般货币,作为货币的其他使用手段为什么没有展开呢?实际上,香港的货币金融监管当局做了很大的努力。例如,定期发布“人民币流动资金安排”信息,充当中央银行的角色,维护人民币在香港的流动性;对人民币支票的使用推广,引导香港居民开立人民币账户,设立人民币同城交易清算网络等等。无奈,相关的商家还是没有习惯于使用人民币来进行支付清算,市面上大量出境的人民币则归拢到香港的人民币清算行中银香港回流内地。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中国经济与香港经济的联系更加密切的时候,中国内地的金融市场必然对香港的货币政策、金融体系的稳定有重大影响。
 
如今,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香港的经济与中国内地经济的关联度日趋紧密,例如,香港的股市波动就受中国内地经济基本面的影响非常明显。在资金市场上,上海的(同业拆借)Shibr三月与香港的Hibor的三个月的报价(同业拆借利率)是同进共退、而且几乎是同步的。
 
反而,港币的Hibor与美元的Libor存在着一定的利差,给市场的交易者提供了套利的机会。这种状况在2018年3月至4月表现明显,由于美国经济看好以及加息预期,从而引发了港币与美元的利差交易,大量美元流出香港,港币好几次触及7.85的联系汇率上限,香港金管局被迫数次抛出美元收回港币。
 
号称固若金汤的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为何会存在不稳定的因素呢?
 
从宏观上看,香港联系汇率制之所以呈现动荡的原因,在于美联储于2015年退出货币宽松政策,数次加息以后,由于香港金融监管局没有追随美国加息而存在两种货币的利差,主因是中国内地与香港的经济基本面都不支持加息。
 
从微观看,则是是上海金融市场的Shibr与香港金融市场的Hibor同步,但香港的Hibor与美国金融市场的Libor存在利差,如图
于是,国内的 Shibr和海外的Libor也就存在利差,由此而引发人民币兑美元的套利交易。由于金融市场的传导机制,中国内地的资金也通过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进入香港参与套利交易。结果是,人民币持续的外流参与套利交易,推动了香港人民币兑港币的交易量上升,因此带动港币兑美元的交易量增加。这种交易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其中一部分是人民币(借道港币)兑美元的交易,另一部分是香港本地的港币存款兑换美元的交易,这两股力量合力兑换美元,让香港金管局维护汇率稳定产生了很大的压力。
 
可以推定,港币的汇率波动与人民币的南下有相当的关联度。
 
因为港币与美元挂钩,香港政府为维护联系汇率制,则必须抛出美元以回收过多的港币,这里耗损的是香港的外汇基金。而那部分南下香港的人民币兑换港币(或兑换美元)套利,最终变成了香港企业或个人手中的人民币。而那些中资企业的外汇无论是存在境外或调回境内,都舒缓了(中资)企业对中国内地外汇储备的购汇需求,直接减轻了中国内地外汇储备的耗损,甚至部分企业将美元调回境内结汇,还助长了国家外汇储备的增加。
 
反之,如果香港企业或个人也将在香港的人民币抛弃,则接盘者必定是香港中国银行、是国家外汇管理局。
 
 
如果说,香港的经济与中国内地经济的发展同进共退,那么人民币在香港的使用应该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但是为何又屡遭挫折,仅仅发挥了它的储存货币功能,没有发挥支付、清算功能呢?
 
笔者建议:
 
1、宣布在香港的官方外汇储备中纳入人民币,将人民币作为其外汇基金的一部分。
 
2、宣布在香港政府部门的公共财政收付中,接纳人民币为结算货币。
 
假如,香港政府的行政当局带头使用人民币,将人民币宣布为香港政府的税赋的缴纳、费用清缴,公共支出等等政府收支可以接纳的货币,这个措施与法律并无冲突。在现实条件下,港币当然就是香港的法定货币,而人民币则是中国的法定货币,中国的法定货币在中国境内使用,香港是中国领土,因此并不违反现行的法规。
 
例如,香港政府宣布其官方语言为中文和英语。既然一个社会可以有两种公共语言,那为什么不能同时认定有两种货币可以流通呢?语言是人类思想交流的工具,货币则是商品交易的工具,他们都起了一种交流中介的作用。
 
世界上双币流通的国家与地区有不少,例如非洲诸国;甚至一些小型的经济体(国家)不发行货币,而是引入与他国的货币来使用。例如拿骚,整个国家不发货币,官方货币以美元代之。
 
 
假如香港政府宣布人民币作为香港政府认可的官方储备货币,那金融市场又将会出现怎样的情形呢?
 
由于人民币汇率是基本盯住美元的,而美元是与直接港币挂钩的,尽管人民币与港币的本质不同,彼此汇率波动是反向的,但可以预测的是:
 
当人民币汇率呈上升趋势时,人民币将被定义为“良币”而收藏,香港的市场主体将增持人民币。这表现为人民币存款数量不断增加,这是香港居民在利用货币的储存功能增值;而市场流通的主要货币是港币。同时,由于对人民币的需求,促使在跨境贸易结算中的人民币也大量进入香港;同样,也有部分持有人民币的香港客户商家也会在有所需要时,利用人民币去支付结算、进行商品交易,或向香港政府库房缴纳税赋及各种费用。
 
而当人民币呈贬值趋势时,人民币将被定义为“劣币”而优先使用,香港的市场主体将减持人民币。此刻,人民币的储藏功能被削弱,支付清算功能被发挥,人民币将在大量的商品交易中使用。毕竟商家在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结算时,会预期到它的贬值,就优先付出,旋即用于支付清算、上缴税赋等各种费用。这反而扩大了人民币在香港的使用范围,以及增加了香港市场人民币的流通数量。
 
上述预测推理,实际上是利用国际金融史上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规律进行的。这个规律说的是:两种货币在市场上同时使用时,人们总是保留含金量高的(也就是有上升趋势的)货币;极力使用含金量低的、残缺的(也就是有贬值趋势的)货币。
 
而利用这个货币流通规律,则可令人民币在香港的使用范围扩大,并名正言顺地展开了。
 
如今,香港金融管理局与中国央行进行人民币与港币的货币互换金额已经达到了4500亿港元,这相当于目前香港市场人民币存量的三分之二,已经是绰绰有余的可以应付香港人民币交易中所出现的流动性需求,假如出现头寸不足时,中国央行可以顷刻补充。近几年来,香港金融管理局在保障人民币香港交易头寸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例如每日向市场提供1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额度,较好地担当了中央银行作为银行最后的货币支付者的角色。
 
 
人民币在香港的扩大使用,可以给香港政府带来有如下好处:
 
1、减少香港流通货币(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减轻香港金融管理局的金融维稳工作。因为香港离岸人民币汇率稳定的责任在于中国央行,而中国央行在这两年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例如2017年全年、2018年前三个月,人民币累计升幅了9.4%,可见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监控日趋成熟,已经把汇率调控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2、由于香港的金融市场出让了一部分法定货币的流通份额,从而减少了香港政府管理货币的压力,也减少了香港政府要维护联系汇率制稳定,增持过多美元的压力。
 
3、可以减少香港的外汇基金备付头寸。这节省出来的部分外汇基金,可以用一下投资高收益高的金融资产,从而增加香港政府财政收入,惠及民生。
 
4、在中国内地与香港经济的联系日趋紧密的前提下,两地共用一种货币可以减少彼此间的商品跨境交易成本,促进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融合,为香港经济的转型发展提供便利条件。
 
5、中央政府也可以承诺适当返还一定的人民币境外流通的铸币税给香港。
 
据观察,几年来,香港政府的外汇储备资金中,已经有一部分是人民币资金,只是秘而不宣。这个状况可以从香港外汇基金盈利年份的增加与人民币升值年份的正相关看到。也就是说,香港外汇储备资金中已经有相当部分比例投资于人民币,并享受了人民币升值的红利。
 
2018年4月10日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