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的《中国央行加息的"副作用"》一文乃依据本博去年12月初的一篇颇有争议的短博文扩写而成,发表在10天前(元月3日)的<财经>杂志子刊<金融实务>上,当然,我要感谢吴编辑刊发我这有悖常理的另类文章——践行了该刊“独立、独家、独到”的办刊宗旨。

尽管国内的CPI屡创新高并不断地撞击着决策者们的忍耐底线、尽管国内居民储蓄存款的负利率已经长达大半年之久,但是,与1993年代中国央行为打压通货膨胀的那么些酣畅淋漓、气势磅礴的大手笔的加息举动、一口气将一年期存款基准年利率推上10.98%的巅峰壮举相比,如今的中国央行在加息决策上是那么的畏头缩尾、左顾右盼,是那么的谨小慎微、小心翼翼,令人费解。

中国央行是否面临“加息困境”,“加息怪圈”成立吗?近期中国央行周小川行长面对央视记者的提问发出“加息两难”的感叹是敷衍搪塞还是真情吐露?

在眼下纷繁复杂的经济环境、丰富多彩的现实情况面前,经验主义者们通常是开口“罗斯福”、“里根”、大小布什;闭口凯恩斯、弗里德曼;人家过去面对困境是如何、如何、、、、、、我们今天再看现实就该如此、如此、、、、、、一切都从西方经济学书本中寻找答案。毛泽东同志在70年前就曾针对此类现象写下《反对本本主义》,对该等人物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历史上,有那个国家、即便是美、日、英、法等处于国力强盛、本币升值的特别时期,存在过外汇占款且不胜其烦?而在我国,截止去年三季度,外汇占款已达19.5万亿元人民币,基础货币是16.13万亿元人民币,外汇占款 是 基础货币的1.2倍以上,而外汇占款 是 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四分之一以上。

在对待经典理论与传承历史的态度方面有“教条主义”和“修正主义”之分,若在它们之间进行好恶之分的选择,我比较倾向于后者。例如在当下,对“加息抑制通胀”的传统的经济学定论,我就撰文试图修正它。

胡适先生提出学术上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此乃做学问的真蒂。

据说革命家列宁很喜欢引用德国诗人歌德的一句诗词——我也很喜欢,谨在此抄录于下:

我的朋友,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