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是我在12月1日上午阅读报纸有关央行发布10月份外汇占款数据后心血来潮写下的博文,之所以未发是有如下顾忌:

1、它太出格了,怕引来网友们的大量拍砖——也太功利了,居然想到要青史留名,还抓刀代笔、自作主张地为经济词典撰写了“名词解释”。

2、经济思想(理论)的传播不能仅通过博客,而必须是纸质传媒,白纸黑字。于是我在充实资料的基础上写成小论文投稿。

该文稿(博客)贴出后,当然有不少质疑。我的一位朋友在昨天看了博文后打来电话转述一句伟人语录:真理有时候只在少数人手里。

“加息能抑制通胀”---对这传统的经济学理论的颠覆需要极大的创新勇气和严谨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全球正处于美欧麻烦不断,“金砖四国”崛起的伟大历史变革时期,目前我国宏观经济所面临的这种复杂局面,是我们过去未曾遇到、各国经济发展史上也未曾有过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教科书上找到答案。我国央行在全球金融风暴后的今年6月小心翼翼地启动人民币缓慢升值2%-3%;又在10月初出奇不意地宣布加息0.25%——宏观调控可以“试对”也可以“试错”,关键在于我们要善于发现问题总结经验(上升为理论也未尝不可)。  

说实话,颠覆传统的经济理论以及人们长期形成的观念意识确实是于心不忍,但是你我都一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请各位网友多多包涵啦!

在此,借用德国诗人歌德在其诗剧《浮士德》中那句富含哲理的诗句来共勉:

我的朋友,理论是灰色的,

而生活之树常青!

旧的博文如是:

加息悖论
 

  或许将来重版的《经济学大辞典》里要增加这么一个词条:“王幸平(加息)悖论”(Wang’s Dilemma)(也叫“加息困境”)。它是中国深圳学者王幸平在2010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他认为在两个或者多个处于不同的经济发展周期的国家之间,处于本币升值预期且通货膨胀率较高的国家的中央银行采取加息手段来抽紧银根、以图抑制通胀时,处于低通胀率、低利率的国家的货币会加速流入高通胀、高利率的国家以博取利差,从而进一步增加了资金供给并助推通胀上升;此刻该国央行若进一步加息去抑制通胀,则又会进一步吸引热钱流入助推本国通胀,这实际上是一个怪圈。在这里,由于加息与抑通胀互相矛盾,因此这是一个悖论。

简言之:通常情况下,央行加息(减少货币供给)能抑制本国通胀;但在全球经济周期不同步的特殊情况下,加息反而陷入了助推通胀这样的怪圈。

我们可以展开来进一步论证这个“加息悖论”:

我国央行10月份加息,如今几个主要的数据都出来了

一、11月3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为576亿美元,环比增长一倍,当月结汇额亦创下年内高点,达到1253亿美元。

数据显示,10月银行代客结汇为1253亿美元,银行代客售汇为677亿美元;而9月则分别为1192亿美元和908亿美元。另外,10月银行代客涉外收入为1664亿美元,对外付款为1272亿美元,顺收为392亿美元;而9月银行代客顺收仅为226亿美元。

尤其要注意的是,一国结售汇差额应大体反映进出口差额。但10月份中国贸易顺差为271亿美元,不及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576亿美元的一半。是故热钱流入所为。

二、11月26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新增外汇占款达到5190.47亿元人民币(仅次于2008年4月创下的5251.5亿元)。

通常情况下,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是外汇占款的主要外汇来源之一。而若以6.60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换算10月份的结售汇顺差,对应大约3801亿元人民币,但仍与外汇占款之间有差额1389.47亿元,折210亿美元,是故热钱加速流入。

三、今年10月以前,中银香港的人民币额度只用了20亿(9月香港人民币跨境结算额反较8月下降22.5%)。但随着我国央行10月加息后的20天里,用掉60亿元。10月27日,香港人民币跨境贸易清算行中银香港突然宣布,人民币贸易结算兑换额度80亿元已用尽。

将上述经济现象梳理一遍简述如下:

通胀上升---央行加息---外汇局的结售汇顺差大增---央行的外汇占款(货币投放)大增---反而推动通胀上升。

这就是一个“加息悖论”。

当然,上述论证的模型也可以加入央行对冲流动性的手段:“提高存款准备金与发行央票”,于是,我们又加入这一环:

通胀上升---央行加息---外汇局的结售汇顺差大增---央行的外汇占款(资金投放)大增-----央行加大央票发行量---但央票利率趋升---推动加息---结售汇顺差大增---外汇占款(资金投放)大增—-助推通胀上升(又回到了起点)。

依然是“加息悖论”。

因此,当中央银行采取加息手段来抽紧银根、抑制通胀的货币政策陷入“加息悖论”的困境时,对付通胀的最后手段就是启用那只“看得见的手”---行政干预。例如对央行各商业银行进行“窗口指导”核指标;例如国务院11月20日发布《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

若我的上述分析正确,则央行近期不可能再加息了。但目前很多著名的专家学者断言我国已步入加息周期,且年内还要再加息一、两次。

而我本人亦希望在目前美元、日元如此低息的情况不变的前提条件下,我国央行再来一次加息。观察其效果如何?或可佐证敝人提出的“加息悖论”(Wang”s Dilemma)是否成立。

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加息可抑制通胀;但“王幸平(加息)悖论”(Wang’s Dilemma)所揭示的问题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加息反而助推通胀。

早年笔者在阅读经济学书籍时,曾为经济理论体系中有如此多的以西方人名字命名的经济定律(词汇)而郁闷:如,恩格尔系数、刘易斯拐点、拉弗尔曲线、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特里芬难题……如今本人以华人身份提出“加息悖论” (Wang”s Dilemma),是为补憾。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