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上月,参加了东盟会, 我去了一趟广西钦州。

凌晨五点,我的手机响了,出了酒店大门,邱老板正在马路边上的一辆轻卡等我,今天是去看他为桉树施肥。

邱老板是我当年的战友,如今在郊野承包了800亩山地种桉树。

 

过去只知道为庄稼施肥,还未听说过要给野外的树木施肥的。这不,还有专用化肥呢!化肥厂家在袋子上自豪地宣称“连续七年成为印尼的金光集团的化肥供应商!”

上午八点,邱老板以每人每天50—60元的工钱雇了十多人早已等在那里了,他们正在从车上卸肥。

每棵树木下都在前两天挖了个小坑,今天的工作是将化肥撒上,然后回填泥土。原来山上生长的松树已被砍伐掉,还剩下一些朽木桩子。

 
 

男民工将每包化肥扛到山坡林中均匀摆放,

女民工则负责将肥料撒入坑中。

微风吹来,漫山遍野的桉树随风摇曳、沙沙作响,令人心旷神怡。

邱老板的这片树林是三年前栽下的,如今枝叶繁盛,后年就可砍伐,

据邱老板说,印尼的金光集团造纸工厂正在大量收购桉树,目前收购价是每吨650元。显然,他们的桉树种植处于跨国公司生产链中最低的一端。

午间休息时,民工们吃着自己带来的盒饭,邱老板还额外买了肉包子来犒劳大家。

这位年轻的农妇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开着摩托车来干活。

下午开工前,我要求他们站好队,照张集体像,并宣称可以摆到网上来晒一晒,可惜,他们都说不会上网。

在距离树林90公里外的钦州犀牛脚三娘湾,那里有占地2000亩、号称世界上最大的造纸厂——广西金桂浆纸业有限公司,这是宽敞的工厂大门前一辆运载桉树的卡车正在驶入。

想起了作家张洁多年前写的一篇散文中的一段话:故地重返,“那山坳、那流水、那森林、那洁净的天空、那想象的翅膀、那童年的稚嫩的记忆、、、、、、可惜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而国际化、全球化、托拉斯式的社会大生产就是这样顽强而深刻地渗入了我国城乡中的每个角落,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习惯以及固有的思维模型。

老兵聚会

延伸阅读:

金光集团旗下企业再曝环境违法行为

源于2010年10月28日 财新网 http://policy.caing.com/2010-10-28/100193238.html

话题:



0

推荐

王幸平

王幸平

147篇文章 1次访问 18天前更新

有多种职业经历,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在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嗜旅游,关注金融问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