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幸平 > 女兵

女兵

那一年春天,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正在热火朝天地展开之际,同一个生产队知青小组的一名女孩突然当兵去了,她走的那么突然,连大队、公社的领导都不知情。
 
 我感到有点恍然、有点惆怅,也萌生了要当兵去的念头。年底,我终于如愿以偿,也当兵走了。
 
1977年的春天,瑞雪兆丰、万物复苏。那天,我们新兵连正在湖南衡阳黄茶岭后勤19分部的操场上训练,忽然看见大门口的雪地里稀稀拉拉地走进来一队女兵,她们穿的军装或泛黄、或新绿,参差不齐;身上的背包也是杂乱无章,形态各异,还叽叽喳喳地边走边说话,完全就没有军人队列行进的那种肃穆感。
 
后来才听说,他们是北京来的总参大院的干部子女。那年我们部队去北京接兵,因欲当兵者众而名额有限,一位从黑龙江回京养病的知青大姐在大院里振臂一呼:我们也当兵去!全院有30多名闲赋在家的女孩积极响应,他们把家中父母的旧军装套上,扛上自家的被子,硬是跟着接兵干部涌进了接新兵的专列来了。
 
既然来到部队,谁也不敢得罪总参领导机关,把她们退回去。于是就向上打了报告,军委当即特批了30个新兵指标,把她们在部队里安置下来。
 
那个年代,全民都崇尚习武,女孩子也是“不爱红妆爱武装”。一个女兵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最漂亮、最优秀的女孩都在部队里。
 
由于战争的残酷,我军规定,战斗部队团以下单位是没有女兵编制的。可是,七十年代中,我服役的位于海防最前哨的万山要塞第三守备区、一个远离祖国大陆的小岛上,团卫生队里一下子涌进了11名女兵。
 
这是当年的大合照。身着六五式军装,洋溢着青春气息,精神饱满,性格各异的海防前线的解放军女战士若然纸上。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