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幸平 > 与张明兄三次邂逅的故事

与张明兄三次邂逅的故事

同名同姓的人很多,我说的这位张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

一、

十年前,张明兄通过分析研究得出结论,彼时有1.75万亿美元的热钱进入中国。

(2008年06月26日08:35 《社科院专家:1.75万亿美元热钱入华 超过外储》 人民网

其研究报告发表后,一时朝野震惊、舆论大哗,国务院多次专门召集财政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开会,就热钱监管问题进行讨论,研究防范对策,无果。

(人民网:《关注“热钱”监管 国务院召各部委开会听取意见》【1】; 辽一网-华商晨报《热钱引发高层关注 国务院召集主管部门研讨》)【2】

人民网索性开辟专栏讨论热钱:

(2008年07月22日人民网截图 http://finance.people.com.cn/GB/7541139.html)

我是一名基层的银行从业者,某次在审阅一份企业的贷款资料时,发现一家注册资本为800万人民币的外贸企业,手中有大量的人民币存款,却全部质押银行,又贷出了大量的外汇资金,它不断地进行:“贷外币——结汇——存人民币 ——贷外币”的循环操作。我心中一亮:它总是拿银行外币贷款结汇,这不是实实在在的推高了国家的外汇储备吗?这种内生性的外汇没有出入境记录,当然与那两条著名的热钱计算公式不符啦!(用外汇储备增加量减去贸易顺差再减去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得出热钱数值)       后来发现,这样进行“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的货币错配的公司还有很多,于是我将我的分析写成金融情况报告,交给一位在市政府做研究的朋友上报。

2010年4月的一天,我接到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调研处陈处长的长话,查询是否写过一篇有关热钱的分析报告,他要求我立即将报告上传给他,并说是总行领导要看。

后来我才知道,这份报告获时任总理的重要批示,为此我获奖一台笔记本电脑。

其后,中国经济学家们关于热钱来袭的争论也渐趋平息。

这份有关“热钱”的金融情报在通过内部渠道报送两个月后,又以学术研究报告的形式发表在2010年 5月10日的《财经》杂志的副刊《金融实务》;央行内部刊物《深圳金融》2010年5月刊总第193期)

         二、

与张明兄第二次邂逅的是2012年9月13日美国美联储QE3的推出。

这次关于国际游资来华的消息很多,既有美联储的QE3声明,又有在2012年10月20日至11月5日,为稳定港元汇价,香港金管局非常频繁、高调地十次出手向市场注资322.26亿港元的操作,可谓证据确凿了。

张明先生写出报告《QE3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

其预测QE3对中国经济有如下几大影响:“持续近一年的短期资本流出可能变为新一轮短期资本流入,预计在2012年第4季度,短期资本将转为流入中国。”“随着短期资本流动的逆转,中国外汇储备增量将由负转正,月度外汇占款规模也将重新上升。”

然而,作为银行一线人员,我却感觉到近来经手审批汇出境外的外汇明显增多,有一种大陆资金汹涌南下香港的势头,我的论据有两点:

1、香港居民在内地的人民币存款回流

2、2012年8月中国银监会已正式下发《关于规范同业代付业务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商业银行应于2012年12月31日前按照规定整改到位,即“同业代付”业务从表外纳入表内。年末,各银行为避免庞大的账外经营业务曝光,纷纷对外偿付境外银行的外币欠款,是故大量美元南下涌入香港。

我的金融情况报告在上报高层之后,也在《深圳金融》和《财经》杂志发表,

显然,金融决策层采纳了我的意见,国家外汇管理局发言人在2012年11月21日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就(香港外汇市场的波动)及我国近期外汇形势发表谈话,要点如下:

  QE3未对中国产生显著影响的原因在于以下五方面:今年8月,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将表外同业代付业务纳入表内核算后……QE3刺激资本流入的作用已被市场提前消化

三、

与张明兄第三次邂逅的是对于人民币汇率在2016年及2017位年中的持续贬值的原因分析,张明兄2017年01月写了《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与破解

但是我从国内银行发布的2016年年报中看出,大量出境的人民币都在境外购汇了,于是写下了一份金融情报上报。结果当然是引发了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的急速拉升、中国的对外投资急刹车,以及一系列金融监管政策与手段变化等连锁反应,不一细述。

这份金融情况报告也以学术文章的形式在杂志上发表。

四、

上面说的是三次邂逅,很快又会有第四次了。

前几天,我看到张明兄的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本轮人民币贬值系基本面因素主导》。

我想,决定汇率长期趋势的当然是经济的基本面,这是购买力平价理论说的。但短期汇率波动,则由买卖双方的力量决定,短短8天内,人民币在离岸市场上被如此大规模的集中抛售,汇率急速下坠幅度之大,应当另有隐情。

张明兄在北京高就,我在深圳谋生,彼此间是“居庙堂之高”与“处江湖之远”的距离,因此这个所谓的“邂逅”,也只能是学术上的争论而已。

我们都在财新网、财经网开博客,都对研究人民币汇率、跨境资金流动有着浓厚的兴趣,对某些经济问题的看法产生分歧,正常。

2018年7月8日

备注:

【1】http://finance.people.com.cn/GB/7144079.html

【2】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2日 11:42

推荐 1